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從大國關系看中國外交戰略


 

從大國關系看中國外交戰略

●方華

2004年10月,大國首腦接踵訪華:10月8日~10月12日,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有50位法國企業家隨行;10月14日~10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尋求解決貿易發展難題。另外,10月9日,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訪華。這一系列重要訪問,使世界輿論聚焦中國,一時中國在大國外交中成為亮點。

今年以來,中國外交以更加主動、積極和自信的姿態呈現在世界面前,并贏得國際上更多的理解、信任和支持。維護國家的根本利益,為經濟發展創造更有利的國際環境是中國外交的根本宗旨。在繼續推動大國外交、周邊“睦鄰、富鄰、安鄰”外交、多邊外交等全方位外交的同時,中國力爭奉行靈活、現實的新思路外交。

大國關系重新調整給中國帶來機遇

伊拉克戰爭結束以來,大國關系進入新的調整期,其特點是:

(一)美國與各大國關系進入修復期,多極化加速發展。

首先,美國加緊調整與各大國間的關系。今年初美國國務卿鮑威爾撰文,強調“先發制人”只是美國威懾的輔助手段,大國的伙伴關系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同時,美國實際外交政策也在回調,注重與大國的合作關系。其次,美國與各大國戰術層面關系修補,深層次矛盾并未消融。美歐、美俄、美中關系改善尚屬表面:歐盟東擴引發美國與“老歐洲”的不和諧關系;北約東擴加深美俄深層矛盾;中美因臺灣、香港問題矛盾增多。第三,大國轉變對外政策優先次序,美國不是惟一的外交重點。反恐仍是大國合作的基礎,大國與美國關系尚能維持基本穩定。近來普京總統把俄外交的次序排為獨聯體、歐洲、美國、亞洲;中國雖重視中美關系,但加強了對歐關系;日本除強調美日同盟關系外,加強與俄、印的關系;印度、巴西在大國外交中異常活躍,加快走向地區大國的步伐。

(二)新一輪大國綜合國力競爭更趨激烈,各大國爭相謀求新的戰略制高點。

第一,大國加速提高綜合實力。伊拉克戰爭后,德國和日本向“政治大國”邁出實質性步伐,德國在歐盟“發動機”英法德組合中占有了一席之地;日本自衛隊沖出戰后束縛,確立了“有事法案”體制,并向伊拉克派兵維和;歐盟完成東擴;俄確保政治穩定,力保其經濟在2008年前增長率為7%。同時,大國競爭內容趨向于激烈爭奪世界可持續發展資源和新興市場。美國帶頭在中東、非洲、中亞搶占能源市場,保證其能源多元化戰略的實施。其他能源進口大國如中、日、韓、印等也紛紛跟進,爭取能源份額。第二,大國競爭的特點是合作競爭,不確定性和復雜性增多。如中美有諸多共同利益,但美國仍在戰略、人權、香港、臺灣問題上向我施壓。第三,大國競爭的重點轉向亞太。美國在中亞、東北亞的軍事布局逐步展開;日中在東海油氣田的爭奪日趨激烈;日印俄美對中國的防范加深;美俄對印度的扶持加大,使亞太地區大國的明爭暗斗尤為激烈。

(三)中國在大國關系重組格局中地位微妙,挑戰與機遇并存。

首先,中國崛起勢頭加快,使其他大國對中國防范、猜忌加深。一方面,俄日在能源合作上、日印在地緣競爭上、美俄在中亞爭奪上,以及美印、俄印、美國與東盟國家在軍事合作上均有防范中國的一面。另一方面,各大國均在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中獲益,矛盾心理加深,防范中也有調整政策的跡象,對華政策不確定因素增多。第二,美國戰略重心東移亞太,增加了中國的戰略壓力。美國利用反恐大力調整亞太地區的同盟體系、軍事部署,實際上強化了其軍事存在和戰略威懾,這將增加中國解決臺灣問題的難度。第三,中國日益緊迫的安全課題更加突出。臺灣問題因美國對臺軍售級別提升、美臺軍事合作領域拓寬刺激臺獨邁小步,加深中美矛盾。另外,中國經濟發展引起與日本、東盟國家有關資源開發的矛盾。第四,中國在大國博弈中仍有回旋余地。中國經濟發展潛力巨大,各大國因利益驅動對中國需求增多,中國若善于利用矛盾,仍可在大國關系中處于有利地位。
 

中國在大國關系中的地位上升

在大國關系重新調整的過程中,中國外交也適度地調整了外交戰略,其主動積極的一面既為大國關系增添了新的活力,又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威望。......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