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青年視點 > 文章正文

突然愛上了張信哲


吳 冬

車子走在鄉間公路上,放松了一天一夜后,我們沐浴著濕潤的晨曦往城里返。友人打開了音響,張信哲輕柔的聲音從里面舒緩地流淌出來,與車子行駛的速度是那樣吻合,與我們安詳的心緒也驚人地一致。
以這種音樂為背景,不妨礙我們繼續的笑鬧,但笑鬧也不會影響音樂向神經區間滲透。人高興一陣就會回落到心緒的平靜,而張信哲的聲音便縈回在心口。
這個名字和這個聲音其實早已知曉多年,并不陌生,但就在路上、在車內、在這樣的年齡,突然愛上了它。
近日在熒屏上恰又看到了張信哲演唱,表情流露得很自然,沒有一絲“表演”的性質。看他的眼神竟是那么熟悉,像一條流淌多年的小河,突然為疾走的腳所發現,而愿意為之駐步。透過那張略微滄桑的臉,折射出一種清冷的憂傷,這是一種特質,一種沉淀,在這個盛產浮躁的年代顯得異樣的從容。
也許就是這種從聲音里流露出來的憂傷在那一剎那攫住了我。在生活中我已很難發現憂傷的人。難道憂傷是可恥的,所以人們掩飾它,排斥它,不讓它在體內耽留?也許真的是這樣,憂傷為我們換不來同伴與社會的認可,不能為我們實現夢想提供可能,它似乎是一種俗氣和軟弱的表征。
于是,在無形無意中,我們對憂傷漸漸疏遠了。厭煩它,不去理它,不去好好享受它,像享受快樂一樣。
讓我們聽聽張信哲,任他柔軟、耳語般的聲音撫觸我粗糙遲鈍的神經。讓我找回我拋棄掉的那些憂傷,想起我忘掉的往事,讓我在此刻做回一個敏感、脆弱、多愁善感的人。



Tags:張信哲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