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計生“法西斯”


錢華琨 年四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如下規定:
第三十七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準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并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
第三十八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和誣告陷害。
第三十九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山雨欲來風滿樓

蒼山縣位于山東省臨沂市以南,是個土地面積1800平方公里,下轄28個鄉鎮、1178個行政村的大縣。總人口117萬人。人均月收入2000多元。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思想家荀子,便安葬于此。而今這里是全國重要的大蒜生產基地,其產品遠銷韓日等國。蒼山的百姓大都以種植大蒜為生,隨著經濟發展的需要,很多年輕人外出打工,直到農忙時節才回鄉務農。
在臨沂市所轄的幾個縣中,蒼山的人口數量是最多的。也是計劃生育外超生現象較為嚴重的地區之一。這里不少人家都有幾個小孩。并非人們通常想象的那樣,生男孩是單純的為了傳宗接代,或是養兒防老。這里的人家常常生了男孩后還要繼續生男孩,一連生出三四個也有。究其原因,是因為在農村種地,有個男孩子就是一個勞力。家里有多個男孩腰桿子便硬氣,將來也不會受人欺負。這里的百姓更多的還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來維護自己的利益,有了男孩就有了本錢,這已經成了當地百多年的老傳統。而前幾面幾屆政府也很“理解”百姓的風俗,只要交錢便有指標。只要有錢便有兒子。
2005年3月6日,蒼山縣人民政府發布公告:根據上級指示,為迎接第四次人口出生高峰期的到來,在全縣范圍內展開針對非法懷孕、外出躲避等現象進行嚴肅整治。
這一行動應該說對于整治超生現象保證計劃生育國策有著積極的意義。而整治活動進行的情況卻是讓人意想不到的。從3月初開始到8月基本結束的近半年時間里,整治行動竟然演變成一場轟轟烈烈的暴力收費競賽!

計劃生育“集中營”

蒼山縣計劃生育局印制的《社會撫養費征收明白紙》里,明確清晰的記錄著所有從寬、從嚴的收費標準,而且所有的收費都是向男女雙方雙向收費,少則數千多則數萬。對于一個人均收入2000元的村鎮來說,這樣的收費標準無異于敲骨吸髓。而且基本上有超生現象的村民往往都屬于經濟條件薄弱的家庭。而這樣的收費額度對他們來說,是要傾家蕩產的。很多已經懷孕的婦女和他們的丈夫一起紛紛外逃躲避,家里只剩下老人和長大一些的孩子。這場嚴整行動便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展開了。
蒼山縣下轄的28個鄉鎮里,每個鄉鎮里近四十個村子,每三五個村子便組成一個計劃生育工作區,一個鎮子里至少有七八個工作區。這些工作區專門負責調查各個村子里超生人員情況。每個工作區里都有兩三間十幾平米的房子,是作為“邀請”受訪人員用的。
據經歷此事的一些村民講述,常常一到夜里,工作區里便會開出兩三輛昌河面包車,來到超生戶家門前,下來十多個手提棍子的人把房子前后圍住,砸門抓人。如果超生者沒在,不由分說便把他家中的親戚強行推上面包車拉走,稍有反抗便會遭到一頓拳打腳踢。每個村子離工作區很都很近,差不多一兩公里。他們把人拉到工作區后,先要收取200元“上門費”。然后把人關進那幾間專門預備的房子里。被關期間整天沒吃沒喝,飲食要家里來人送,但工作區每天卻要收取200元的“生活費”。有時一間屋子里最多能關上三十個人,男女老幼混雜一處,常常一關就是十多天。早在封建社會中才會出現的“連坐”形式,而今又出現在我們的地方政府里。然而如果只是這樣的關押倒也罷了。接下來的一幕則令人不寒而栗。
為了讓那些逃跑的超生戶乖乖的把撫養費交上來,這些工作人員不惜對這些被關押的無辜百姓嚴刑拷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描述當時的情景:他們讓被審訊的人,坐在地上兩腿伸直,兩手放在膝蓋上。周圍圍著幾個打手一樣的人。對面的村干部做在凳子上問:交不交撫養費?如果說沒錢,村干部就拿酒瓶子砸那人的腳內側的踝骨,還不許動,有時候能連著敲上十多下,疼得在那里慘叫不止。一旦起來反抗,就會遭到周圍打手的毒打。如果經過打完了還不交錢,他們會把價錢壓低些,再不交接著打。一天一天直到你答應交錢為止。
各個地方打人的方式多種多樣,而且打人對象不分男女老幼。在他關押的地方,就有一位被關了十八天的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兩條腿全腫了根本走不了路。屋子里到處是歪倒著呻吟不止的人,情形凄慘異常。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