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為何外地人當老板,本地人打工?


席永梅

今年6月22日,被譽為國內基礎管理大師,企業界理論與實踐皆俱的咨詢專家沈玉龍教授來疆授課,他就新疆中小企業發展的具體問題講授中小企業的創業與發展下的贏利模式。

創業者也要與時俱進

記者:您是國內知名的咨詢專家,此次前來聆聽您講課者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在新疆創業初始的創業者或正在起步發展中的中小企業管理者,那么您是如何看待目前這些創業者與探索者所面對的這個發展的時期?
沈玉龍:今天的創業者正在面對著一個競爭越來越激烈、機會越來越少、企業越來越難做、門檻越來越高的一個時代,從過去的機會時代到今天的能力時代,二種時代對創業者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這就是說,如今的創業者不能完全按照過去一些成功者的創業成功模式和企業發展模式來套用到今天的事業上,必須要有智慧思考和敏銳的眼光去捕捉發展,實際上這也是對創業者本身的素質和能力的更高要求。
記者:企業在創業與發展的過程中最應重視的是什么?
沈玉龍:企業要知道自己有沒有賺錢。實際上做企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掙錢,以合法的和道德的渠道,持續地掙錢,做企業不是為做企業而做企業,不是為做大而做大,也不是為做知名度而知名度。企業實實在在就是要掙錢,但掙錢有背后的道理,你想掙錢我也想掙錢,如何掙錢呢?這就是每個企業需要摸索的贏利模式。
可以明確的說,企業只掙點小錢是無用的,但很多企業門面做的大,其實并不掙錢,不掙錢的話,企業至少不超過3年要出洋相。新疆的德隆是中國新生代民企的悲劇,很可惜,從2001年起,唐總對每個月掙多少錢,家當有多少,虧了多少,并不知道,所以做企業要踏實,很多大企業,你產業擴張這么大,但你的企業是否贏利呢?這些贏利是否能支撐大規模的戰略?

差異性決定市場

記者:新疆的創業者、企業界如何去及時發現捕商機?
沈玉龍:做商業的智慧是去發現。用超越性智慧思維去發現,所以一定要向外看。我提倡“此時此地此情此景”,這八個字,看起來很簡單,但奧妙無窮。在烏魯木齊做企業跟北京、上海相比,由于距離不同所帶來的需求不同,在上海做的成功的,在新疆烏魯木齊、其他地方不一定做的成功,不能盲目跟進,因為往往生意的規矩在題外,題外是智慧、判斷。
在前兩年,湖北有一小伙子,做的“巴比饅頭”很成功,雖是最低檔次的產品但卻做成了全國連鎖,上海很多農貿市場門口,都有“巴比饅頭”。但由于沒有商標意識沒有保護好自己的知識產權,被人注冊掉,最后打官司輸掉了,但他回去研究一年,又發明出“土家燒餅”,又是一年時間,這個燒餅風靡大江南北,他就靠這個掙了大大的第一桶金,做饅頭、燒餅的人很多,為何他做的這么成功?
原因是他創業時看到了市場超前性,而不是產品性。不同的市場周期、不同的氛圍和不同的消費者,在不同階段消費意識決定了要去重復、拷貝原有商業模式是很難走得通,在變化的市場里,以變化應對外變市場是硬道理。
比如說新疆的旅游商品,新疆刀郎的歌風靡大江南北,可惜新疆人有沒有意識到刀郎的歌風靡大江南北意味著什么?實際上意味全國各地對新疆文化的認同,刀郎實際上借他的歌聲宣傳了美麗的新疆,而且是那種內心可以感受到的新疆文化,用這種文化的宣傳,后面的商機有沒有?我覺得商機太大了。
可是現在在新疆是刀郎的歌還僅是歌而已,還沒有借刀郎的歌形成巨大的市場,這個市場在哪里?這個市場絕對不在本地,在新疆區域以外的地方,尤其是在一些中心城市,這種市場需要新疆人去發現,去讓這種歌所帶來的新疆文化的蘊味、品質去真正形成一個市場,這就是超前性。要分析刀郎的歌為何會受人喜歡?周杰倫與刀郎的歌之區別在哪里?因為消費者、聽眾有他文化藝術積淀,從纏纏綿綿的歌聲到撕心裂肺的歌聲到現在要回到正氣,回歸自然和樸素,發現了這個問題,唱片公司就要反其道而行之。象超女李宇春就是反其道,小女人看太多了,就要陽光型中性女人,這就是差異性決定的市場。
但現在新疆不免還有很多中小企業還滿腦子計劃經濟,在思考發展中找政府還是找市場?最后想想還是找政府,找政府的想法是完全計劃經濟的想法,找市場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只有真正的市場經濟才能融入全球經濟的一體化。

為何“外地人當老板,本地人打工”?

記者:目前新疆中小企業的創業與發展主要的瓶頸在哪里?
沈玉龍:無論創業者還是中小企業首先要懂生意經,今天的生意是坐在家里按著計算機掙錢,真正小生意是掙不了錢的。很多大學生一畢業就做創業計劃,按計劃一做就是億萬富翁和百萬富翁的,可一出去實際操作發現是虧得血本無歸,實際的生意不是想當然的,是越來越難做。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