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苗鄉姊妹節


佶 先

每年的農歷三月十五至十七,是苗鄉貴州臺江縣施洞鄉一帶的“姊妹節”。為了一飽眼福,我們一大早就從黔東南的凱里市出發,乘坐大巴,直接向施洞鄉駛去。
貴州黔東南一帶,地域偏僻,山與山緊密相連,山路陡峭,格外難行。在霧氣蒙蒙的山麓上,能見度非常低,汽車只能在群山之間來回顛簸,在濃霧中摸索爬行。好在時間不長,太陽就驅走了濃霧,山路也不那么險峻了。導游說,在貴州,早晨下霧,預示著這天是個好天氣。果然,汽車沖出云霧后,天氣當即晴朗了起來,氣溫也變得越來越高。
“姊妹節”在苗家又稱“吃姊妹飯節”,是清水江中游沿岸苗家青年特有的選對象、談戀愛的一個節日,也可以說是苗族的情人節。當地老鄉講,凡有苗族聚居的地方,都有過“姊妹節”的習俗,而施洞地區的“姊妹節”,最有代表性,被譽為“藏在花蕊里的節日”,也是“最古老的東方情人節”。
姊妹節的傳說,脫胎于苗族人的《姊妹節歌》。相傳,有一對姨表親的青年男女,男的叫金丹,女的叫阿姣,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長大后,彼此產生了愛情,但阿姣的父母非要讓她嫁回舅家不可,阿姣卻非金丹不嫁,金丹也非阿姣莫娶。他們為了忠貞的愛情,每天偷偷在野外約會,談情說愛。每次,阿姣都用她裝針線的竹籃藏著飯帶去給金丹吃。經過一番頑強不屈的抗爭,金丹和阿姣最終結成了夫妻。所以苗語把帶給情人吃的食物稱為“藏飯”,譯成漢語就是“姊妹飯”。
來到施洞鄉后,汽車第一個停車地點是老屯村。在很遠的地方,我就看到,老屯村的大橋前,有幾十個盛裝打扮的苗家婦女,密密麻麻地排在大路中間,把道路全部擋住。導游說,這是苗鄉第一關——攔門酒。
苗家山寨有一種古老習俗:凡遇節日或婚娶,親戚朋友都要上門送禮賀喜。好客的主人為了把喜事辦得體面熱鬧,同時也是借機展示自己的富有和好客,便事先準備好米酒。客人來了,先在門外攔住,一起飲酒、對歌。客人只要接了酒杯就必須把酒喝干,否則就是對主人的不尊重。
我們一下汽車,就被熱情好客、如花似玉的苗家姑娘們團團圍住,贊美的歌聲也一浪高過一浪,唱個不停:
“遠方的貴客喲,
你不辭辛勞過千山萬水,
像鳳凰飛進苗鄉。
請喝一杯苗家的米酒喲,
祝福你吉祥如意……”
姑娘們捧著一碗碗自家釀制的美酒,凡是來人,不淪男女,都要敬上一碗,氣氛特別熱烈。我看到姑娘手中的酒具,大多是用牛角制成,長短不一,長的約有一尺多長。前面那個姑娘可真較真,她盯住了一個中年婦女,主動地迎上去,執意讓中年婦女喝下。中年婦女一個勁地擺手想回避,聰明的苗家小姑娘笑嘻嘻地攔住她,使她既躲不掉也推不了,最后只好接過牛角,把酒喝下去。我也走到這個捧著大牛角的姑娘面前。姑娘笑瞇瞇地給我敬酒。我將雙手背在身后,彎下腰直接用嘴唇輕輕地抿了一口,并點頭表示感謝。姑娘又給我敬一次,我依舊再抿一口,于是就輕松過關。中年婦女看到我進門這么簡單,有些嫉妒,就過來問我原因。我告訴她我早已向導游打聽明白了喝“攔門酒”的規矩:只要不用手去接酒杯,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過關了。
在施洞鄉巖角村,吃“姊妹飯”的氣氛更加熱烈。據說各村寨的苗族姑娘們,在“姊妹節”前都要上山去,采擷染糯米飯的黑樹葉子和黃花,染成黑黃或多色的糯米飯。節日這天,姑娘們每人拿來一大碗彩色糯米飯、兩個鴨蛋。年齡相近的姑娘,都集中到一戶人家,夜里就在那兒與外地來的男人們共吃“姊妹飯”。飯后,邀約情人們相聚,一同郊游踩鼓、游方對歌、互贈信物、訂立婚約。在節日期間,婦女有特殊的地位,尤其是未嫁的姑娘,家里人要為她備好酒肉和姊妹飯,供她款待情人和朋友。如果有外寨的后生們來作客,會得到姑娘們的熱情招待。臨別時,小伙子向姑娘詞姊妹飯,姑娘便用籃子或帕于盛滿姊妹飯送給小伙子,飯中往往藏人了姑娘心中的暗示標志——“謎子”:如松針葉、棉花、筷子、紅花瓣或辣椒、大蒜等。每個物件都有獨特的含義。
人群涌動的廣場上,也放有五顏六色的姊妹飯。還有一對苗家情侶,非常大方地站在廣場中間。女孩子大約20歲左右,頭上隆起高高的發髻,戴著一副特大銀耳環,神情特別迷人;男孩子看起來比女孩子大幾歲,也穿著很有特點的民族服裝。兩個小情人旁若無人地說著悄悄話。
中午時分,一群花枝招展的婦女,在寨門前你推我搡,鬧成一團。我們立即湊上前去觀看熱鬧。原來這里也在演繹“攔門酒”的習俗,不過比我們在寨外遇到的更有情趣。只見寨門被一條長長的橫木擋住,寨門外是一群年輕的苗家女子,互相簇擁著往里沖,寨門里是眾多的中年苗家婦女,立在橫木前,堅決擋住進路。里面的幾個婦女手持大酒壺,斟滿一杯一杯的米酒,反復給寨外的年輕女子敬酒。外邊的女子一個個喝得面紅耳赤,使足勁頭往里沖。有人連續地被灌酒,有人大喊大叫、打逗取笑,也有人在橫木下找個空當,蹲下身子,悄悄地鉆了進去。這樣持續了半個多小時,外邊的女子們才終于沖過了密布的防線。經詢問得知,外邊的人都是嫁到外村回娘家來過節的已婚女子。過“姊妹節”時,她們也要回來參加娘家的節日。由此我聯想起了一些北方城市的“姑爺節”。但我也看到“姊妹節”與“姑爺節”的最大不同:歡樂的節日中根本沒有一個苗家“姑爺”的身影。我覺得苗家姑爺可能是最知趣的,因為他們的妻子要在“姊妹節”的時候,尋找老歌友,對歌談心,重溫昔日的快樂場面,姑爺們完全應該回避一下。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