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元青花真贗對比(下)


羅學正

裝、燒工藝對比

元代景德鎮使用的燒瓷窯爐仍然是龍窯,雖然制胎原料中引入了高嶺土,可燒1300℃以上而不變形,但龍窯的結構決定其保溫差,影響了高溫燒成,以及瓷胎中大量玻璃相生成,所以瓷胎的瓷化程度不如現代。其裝燒方法,多為單匣仰燒,墊餅托燒,墊餅與坯體之間,撒上一層細沙以防粘連,故多數器底有黏沙現象,即形成的褐色斑點。目前發現,除玉壺春器底有釉外,其他器型均為無釉澀胎,露胎處在氧化狀態下極易將胎中鐵分子溢出,形成火石紅。此外,大件寬底器如大盤、大碗、大罐等的底部中心部位,還有一小塊高鋁質黏土塊與墊餅相連,其作用是防止高溫狀態下塌底,故真品元青花大器底部中心往往能見到一小塊褐紅色斑塊。

仿制品使用的是現代液化氣窯,極少高仿品偶爾才用清代以后使用的蛋形柴窯,燒成溫度均可達到1350℃以上,一般均在1320℃左右燒瓷,瓷化程度好,釉面光亮,特別是柴窯燒成,釉面有肥腴的玉質感,其內部形態與表面質感,均優于元青花,也就是說,仿制品不具備元代瓷窯的燒成條件。
仿品的裝燒方法,柴窯還保留單匣仰燒和墊餅托燒工藝,但墊餅上所撒的是老糠灰而不是細沙,沒有深褐色的黏沙痕并嵌入胎中,仿品的這類痕跡都是人為做上去的,浮于表面也不自然,且分布的多少無度。液化氣窯既無匣缽也不需墊餅,黏沙痕更是人為的。至于底心中央若隱若現的小塊褐紅斑,多數仿制者都被忽視,很少有人注意。

裝飾的真偽辨別

青花色料
不同來源的青花料以及坯釉配方、施釉厚薄、燒成溫度和燒成氣氛的不同,構成了不同的發色效果。從真品元青花看,元青花發色普遍青藍色濃重,藍中閃綠,多凝聚而少暈散,濃淡色階分明,筆觸清晰,兩筆相交的料濃處有沉入釉內的黑褐斑,斑點有金屬光澤感。從色相看大致有三種:一是青翠微閃綠;二是靛青泛紫濃艷;三是青灰微呈褐黑。還不包括欠燒、釉薄泛黑和釉厚蒙花等工藝缺陷所致。
青花料的來源,據科學測定,主要有兩種:一種為低錳高鐵并含微量砷或銅,被認為是產于中東地區的進口料,即元代文獻所稱的“回回青”或“蘇麻離青”,發色濃艷青翠,主要用于銷往中東地區的所謂至正型元青花的繪制;另一種則為高錳低鐵型,被認為是產于江西或鄰近地區的土青料,即發色青灰泛黑的那一類,主要用于銷往東南亞的小件器物的繪制。前者為官府控制,后者則為民窯使用,但是也不排除兩種青料的混合使用,而且所占比例不小。此外,還有部分青料可能來自云南、甘肅或新疆等回民地區。早期青花料,基本上是將鈷土礦原礦粉碎后直接使用,省去了明清以后燒、淘練這些工序,加上磨料不細,又采用拓料畫法,筆觸重復處容易產生積料和疵點。

仿品元青花所用的鈷青料,以現代仍在使用的云南上等珠明料為主,加入少量的含鈷、含鐵、含銅等金屬氧化物或類似的礦物原料配制而成,打磨細膩,呈色滋潤。精仿品能達到與真品相近的發色效果,但幾乎千篇一律沒有變化,色料浮、燥,雖濃艷但無綠意,鐵銹斑下凹感不明顯;普通仿品,青花色料飄浮,有的過濃或過淡,紋樣有蒙花或流散現象,鐵銹斑不自然,無下凹感。

紋樣裝飾特征
真品元青花裝飾題材豐富,常見的有動物紋樣如龍、鳳、鶴、鹿、鴛鴦、鷺鷥、麒麟、獅子、虎豹、魚藻、孔雀、山雞、玉馬及各種草蟲等;植物紋樣如牡丹、蓮花、松竹梅、葡萄、牽牛花、石榴花、山茶、海棠、瓜果、芭蕉、梔子花、竹石、幽蘭、月梅、靈芝、葫蘆等;人物紋樣多見于元曲和歷史故事題材,如“蕭何月下追韓信” “蒙恬將軍” “周亞夫細柳” “三顧茅蘆” “桃園結義” “西廂記” “昭君出塞” “鬼谷下山”以及“唐太宗” “薛仁貴” “呂洞賓”等;用于邊飾和間飾的輔助紋樣有纏枝、卷枝花草、回紋、錦地、水波、浪濤、蕉葉、仰覆蓮瓣(“八大碼”)、云肩、錢紋、朵蓮以及各種雜寶等。
典型元青花的紋樣裝飾,有其鮮明的時代特征。構圖形式方面:裝飾層次多、布局繁密。如大盤、大碗,以同心圓式裝飾,有5-6圈;瓶、罐類則以弦紋相隔,多達6-12層。整體空間窄小,構圖嚴謹、虛實(水路)相間,互為穿插,主體與輔助紋樣相互襯托,主題突出,主次分明。

青花畫法古今對比

用同一支筆分濃淡青花料勾、拓、點、染,如中國寫意畫用筆,酣暢有力,率意灑脫,干脆利落,筆觸整體不碎,紋樣清晰,準確生動。許多作品,風格如出一人之手,其繪畫功力和熟練程度,非一般工匠可比。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