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通俗文學 > 文章正文

索命“雷神”


[美]愛德華·郝奇/著 張 莉/編譯

“如果你不想跟雷克斯·桑普森一樣,就準備好十萬美元,要小額鈔票,裝在垃圾袋里,放在你的車上,然后我會告訴你怎么做的。不是跟你開玩笑!雷神。”

又死了一名男子,利奧波德不得不懷疑是謀殺了。
瑪茜婭·瓦格納成了寡婦,她丈夫曾經是一個小型電子公司的總裁,一年前死于高速路上一場車禍。舉行完她丈夫的葬禮兩天后,她坐在利奧波德的辦公室,說:“我覺得我丈夫是被人謀殺的。”
利奧波德已經習慣應付那些失去親人的家庭成員,因為死因不明,他們常常往最壞處想。“他超速駕駛,于是車失控撞到了橋墩上,已經調查清楚了,瓦格納夫人。”
“還不夠。”
利奧波德不喜歡她說話的口氣。她四十多歲,顯然以前是政界關注的焦點之一。利奧波德決定直言不諱:“瓦格納夫人,像那樣的車禍通常都是自殺性的,選擇這種方式的人是因為可以得到保險理賠或者不想讓家人痛苦。”
“菲利普不會自殺,他是被謀殺的,看這個。”
她從手袋里拿出一封封好的信遞給對面的利奧波德。信里面附了一張剪報,文字很短,可目的明確:如果你不想跟雷克斯.桑普森一樣,就準備好十萬美金,要小額鈔票,裝在垃圾袋里,放在你的車上,然后我會告訴你怎么做的。不是跟你開玩笑!雷神。這是在打字機上或者電腦上打出來的。利奧波德打開附在信里的剪報,是兩周前的舊報紙,講的是一名叫雷克斯.桑普森的男子死于一場車禍。
“這很難證明。”利奧波德一邊把剪報放到桌上一邊說道,“不過這倒是能展開調查。你在哪兒發現的?”
“抽屜里,他的支票簿下面,他從沒對我講過。”
“他從銀行提過錢嗎?”
“沒有。我覺得他沒太在意或者他報過警了。”
“可他留著那封信,但是沒有告訴你。”利奧波德盯著信封看,地址寫的是電子公司的,郵戳是菲利普.瓦格納死前三天。“我們會拿去做指紋鑒定。”他肯定地告訴瑪茜婭·瓦格納,“不過不知道會不會找到什么有用的線索,這可能只是想象而已,你丈夫的死僅僅是意外。”
“我不相信那樣的意外。”瑪茜婭.瓦格納說道。
利奧波德也不相信。

可是,菲利普.瓦格納車禍案幾乎沒什么線索。他的車已經完全毀了,被拖到了廢舊汽車零件中心,該廢舊汽車場和政府有拖車協議。瓦格納已經下葬兩天了,她妻子沒說要掘出尸體,她說:“讓他安靜地休息吧,尸體也并不能說明什么,他可能是被逼出車道的。”
值得懷疑的是,事故發生在大白天,怎么會沒有目擊者呢?可利奧波德沒有再追查這個問題。他開始打電話到廢舊汽車場,和那兒的管理員丹尼·安德魯斯談了起來。結果正如他所料:“保險公司說所有都歸我們,隊長。我們拆下了還可以用的輪胎和車門,我的同事埃德拿走了收音機、電話還有錄放音座,剩下的我們早上就處理掉了。”
“還是很感謝。”利奧波德說完便掛了電話。
兩天過后,警官弗來徹發現案情有了進展。“我接到一起勒索案,可能就是寫信給瓦格納的人。”
利奧波德很快便興奮起來。
弗來徹揀了自己最喜歡的椅子坐在利奧波德對面說道:“上午一名叫弗蘭克·高弗瑞的男子來報案,聲稱他認識基弗·科菲。他是昨天得到這封信的,信里附了兩張剪報。”
利奧波德拿過信開始看。措辭幾乎和頭一封一樣:如果你不想像雷克斯.桑普森和菲利普.瓦格納一樣,就準備好十萬美金,要小額鈔票,裝在垃圾袋里,放在車上,然后我會告訴你怎么做。不是跟你開玩笑!雷神。剪報上是有關桑普森和瓦格納車禍案的報道。
“看起來像是同一個人寫的。”利奧波德說,“講講高弗瑞的情況。”
“四十六歲,銀行存貸負責人,已經離婚,目前一個人生活。”
“他的車呢?”
“一輛豪華奔馳。”
“派人二十四小時跟著他,特別是他在開車時。”
“很嚴重嗎,隊長?”
“我想我們不能再拿第三個人的生命去冒險了。”
可是第三個人第二天就死了。在南部高速行駛時,康妮·特倫特警官一直跟在弗蘭克.高弗瑞的奔馳后面,一點兒都沒有注意,他的奔馳往左急轉,撞在了中間的欄桿上,車飛到了另一側。康妮開到他車旁時,高弗瑞已經死了。

利奧波德看著報道,簡直不敢相信。“事發當時你在他后面,你沒看出什么異常,康妮?”
“什么也沒有,隊長。我事先去他家和他談過,他似乎挺好的,甚至還開玩笑說有個女人給他當保鏢。”
“會不會有人超過他然后從窗戶開槍呢?”
“不可能,當時沒有車靠近他,而且他的窗戶是關閉的,我想他開著空調。”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雷神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