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你快醒來,腦昏迷女孩在張信哲的呼喚中重生


雨花茶 如 莉

花季少女在車禍中腦昏迷,生命垂危;歌星張信哲的愛心馳援,讓她絕處逢生,奇跡的背后有多少愛的潮水將你我包圍……

2006年10月25日晚,19歲的安徽宣城少女馮聰興奮地抱起張信哲簽了名的大照片,一字一頓地說:“是信哲哥哥的歌聲將我從死亡中喚醒,等我完全好了,我一定要做信哲的愛心接力大使,將愛心傳遞給更多的人。”
江淮大地,歌星張信哲愛心馳援腦昏迷女孩的故事溫情相傳。

突遇車禍,花季少女腦昏迷

1987年8月16日出生在安徽省宣城市的馮聰從小就愛聽音樂,上初中一年級的時候,她迷戀上了張信哲,一盤張信哲的歌帶成了她課余生活的最愛。初一暑假期間,馮聰天天窩在家中反復聽著張信哲的歌。
女兒如此迷戀張信哲,父親馮小秋有點兒慌了,長此下去,女兒的學習成績肯定要下滑的,怎么辦?馮小秋幾次勸說馮聰要把心思用在學習上,可每次馮小秋一說到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時,馮聰總是硬著脖子說“成績下滑又怎么樣?我就是喜歡情歌王子。”女兒的任性讓父親很是傷神。
一天,馮小秋與同事們閑聊的時候,知道張信哲在上海開了一個叫“三千院”的餐館,就在上海交通大學附近。如果馮聰特別喜歡張信哲的話,不妨報考上海交通大學,到時候就可以經常去張信哲開的餐館,也許還能碰到張信哲。
馮小秋急忙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馮聰,馮聰一聽特別高興,當即就說:“我一定要考上交通大學。”可是當她聽說上海交通大學是國內名牌大學,錄取分數線要比別的大學高出很多時,就像卸了氣的皮球似的把頭耷拉下來。馮小秋心中滿是歡喜,心想這正是讓女兒努力學習的好時機,于是他急忙委托朋友把上海交通大學旁邊的“三千院”拍下來,把照片交給馮聰,對她說:“你既然喜歡他的歌聲,那你就好好努力,等你考上了交通大學,就能夠在餐館里見到你的偶像了。”馮聰學習的勁頭一下高漲起來。
2002年馮聰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宣城中學高中部。到了高中以后,馮聰依然是每個月逛一次碟屋,如果發現張信哲的新歌,一定會買下來,如果有以張信哲的歌曲作為主題曲的電影,她也會買下來珍藏,《寶蓮燈》就是馮聰最喜歡的電影。
2005年12月24日平安夜的晚上,馮聰和幾個同學一起去吃火鍋。回家的路上,下起了大霧,一輛橫沖直撞的卡車向馮聰開來,站在馬路邊的馮聰驚嚇得躲閃不及,一下被車子卷了進去。當天晚上醫院就開出了病危通知書。手術開始了,馮聰勉強挺過這關,可是沒過多久,馮聰又陷入深深的昏睡中。會診醫生拿著馮聰的顱部CT片告訴馮小秋:“馮聰由于車禍造成‘蛛網膜下腔出血’‘特重型閉合性顱腦損傷’和‘腦干損傷’,即使醒來也成植物人了。”聽到這個消息,馮小秋夫婦無異于掉入了冰窖,雙雙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連續三天的時間,馮聰出現兩次危險情況,醫生共開出三次病危通知書。醫生還說:“如果情況不能好轉,馮聰會很快離開人世……”
馮小秋和妻子汪明莉幾乎絕望了。
2006年1月20日,已經入院27天的馮聰,只蘇醒過兩次,短暫的蘇醒后,她又進入完全的昏迷狀態了。每天無論父母跟她講多少話,她都好像睡著了一樣。
在這期間,好多同學都陸續來到馮聰的病床前看望她,每個人都做了很多幸運星裝在瓶子中放在馮聰的床前。還有的女孩在馮聰以前最喜歡的漂亮紙條上寫滿祝福的字貼在她的床頭。2006年1月28日早上,汪明莉在打掃馮聰的床鋪時,無意看到貼在床頭上的紙條這樣寫著:“阿哲,你醒來吧,我在為你默默祈禱!”她糊涂了,但還是沒有撕掉床頭上的字條。后來同學來看望馮聰的時候,才道出“哲”就是馮聰的昵稱。馮聰當時學習成績好是出了名的,而她是張信哲的歌迷更出名,所以大家都親切地稱她“阿哲”。
2006年2月,馮聰已被醫生診斷為腦昏迷患者,也就是所謂的“植物人”。

生命奇跡,阿哲的歌聲讓少女生命再次綻放

2006年2月2日,馮聰轉院到了中華醫學會南京紫金醫院腦復蘇治療中心。
南京紫金醫院院長兼馮聰的主治醫師王培東建議對馮聰進行全方位的刺激。馮聰每天都要接受高壓氧、電刺激、中藥、足療等綜合治療,但連續一周時間都沒有任何反應。醫生就對馮小秋說:“看看孩子愛聽什么音樂,給她聽聽吧。”馮小秋一聽立刻想到了張信哲,于是急忙沖到音像店買了三十多盤張信哲的歌帶回來。每天給馮聰放她喜歡的音樂,從此,植物人狀態的女孩每日都與張信哲的音樂相伴,那一曲曲或高揚或凄婉的歌曲在病房中回蕩。當電影《寶蓮燈》的主題曲《愛就一個字》響起的時候,曲子中“既然愛了就無怨無悔/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背”的歌詞打動了在場的人,不知不覺中一顆淚珠從馮聰的眼角滑落,她的這滴淚頓時讓全家人看到了希望。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張信哲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