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中國古代宮廷里的奶媽


李金蓮 朱和雙


古代的奶媽是專指那些受雇給別人家奶孩子的婦女,以前皇宮中的奶媽又被稱作乳母、奶婆、奶口、乳媼或嬤嬤等。人之初,必須依賴母乳才能生存。女性乳房的原始含義是哺乳,但作為哺乳動物的人類,婦女只有在生育之后才會產乳汁。對于舊時宮廷中的奶媽而言,自己生下的嬰兒餓得哇哇直哭,奶水卻必須滿足皇家子女的需求,這與母性本來就是相違背的,但生活所迫,沒有辦法。對皇家的婦女來說,雇用奶媽哺育孩子可能出于多方面的考慮。但對許多低下層貧窮的婦女來說,做奶媽似乎是她們天經地義的一種謀生職業。



宮廷中的奶媽最早出現在什么時候,恐怕已不可考。為了加強對太子、世子的教育,在西周時期就建立了乳保教育制度,在后宮挑選女子擔任乳母、保母等,以承擔保育、教導太子、世子事務的制度。據《禮記·內則》中記載,太子、世子出生后不久,即“異為孺子室于宮中,擇于諸母與可者,必求其寬裕、慈惠、溫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為子師,其次為慈母,其次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無事不往。”子師、慈母、保母合稱“三母”,她們分別承擔母后的部分職責,其中“師,教以善道者;慈母,審其欲惡者;保母,安其寢處者。”總之,由她們共同負責太子、世子德性的培養與日常起居的料理。除“三母”外,當時的宮廷內還置有乳母,名義上是以乳汁哺育幼小的太子、世子,但實際上由于乳母與幼兒朝夕相伴,無形中其自身的道德、知識等素養對幼小的太子、世子們也具有很大的影響。故當時對乳母的選擇也非常慎重,均擇于大夫之妾或士之妻中。行于宮廷內的乳保之教,也影響到當時一般大夫的家庭教育,《禮記·內則》中說:“大夫之子有食母。”食母,即是乳母。
此后的封建社會時期,宮廷中大都為嬰幼兒雇有乳母。戰國時,秦軍攻破魏國,魏王全家被誅殺,而只有未滿周歲的小公子被奶媽帶出宮去,冒著“夷三族”的代價藏匿起來。后來奶媽被人出賣,遭到秦軍的捕殺,死在亂箭之下,奶媽在氣絕之際還努力用身體擋住利箭,以庇護小公子。奶媽的表現,除了盡其本分外,更是出于一份樸實無私的真愛。魏公子的奶媽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但她的義行不僅救了魏公子的性命,也使她的事跡流芳百世。秦王聽了這件事后,用牛、羊、豬三牲祭她以表彰其義行。
奶媽在中國歷史上曾有過顯赫的地位,特別是皇家的奶媽,一旦其哺育的皇子登基,她便成了極為顯耀的人物,往往會有恃無恐,無所不為。漢魏六朝時候的皇室多用奶媽為新生兒哺乳。奶媽的出身,雖有平民良家之例,大多則為仆婢。但也有奶媽因哺乳照護、經年相處而成為主人、乳子的親信之人。有一個流傳千古的故事生動地說明了這個問題:西漢武帝的奶媽因罪需受刑,受刑前再三注視武帝,幾步一回首,作依依不舍狀。武帝見此情景,悲憫之情涌上心頭,于是當下赦免了奶媽的罪。漢安帝劉祜利用乳母王圣等人殺鄧氏取得政權,據《后漢書·楊震傳》載:漢安帝的奶媽在朝中有很大影響,而奶媽的女兒是個淫婦,縱情聲色,幫她收買官吏。于是著名的正統儒家政治家楊震上疏曰:“外交屬托,擾亂天下,損辱清朝,塵點日月。《書》誡牝雞牡鳴,《詩》刺哲婦喪國。夫女子小人,近之喜,遠之怨……言婦人不得與政事也。”但這種勸諫根本沒用,這兩個婦人和宦官江京、李閏等勾結在一起,不久便操縱了朝廷事務,誹謗太后,打擊太后家族,煽動內外,任性而為,曾逼得宰相楊震服毒自殺,最后把太子也廢了。王圣女伯榮也被封為中使,氣焰逼人,朝廷大臣每見到伯榮的車駕駛來,都要屈身行禮。
奶媽以婢仆而受封爵賞、列登官家,所仰賴者,初則為女性的生理特質—健康的乳汁,繼則為比擬于母親的照顧之情。從現存史料來看,漢魏六朝士人曾反對過宮廷中的奶媽制度,因為他們擔心在宮廷政爭中,將皇子皇孫交由奶媽照顧,有安全上的顧慮。據《資治通鑒》卷三十六載:王莽“立宣帝玄孫嬰為皇太子,號曰孺子……年二歲,托以卜相最吉,立之”。王莽意識到劉嬰終非其池中之物,于是一個針對太子的惡毒養成計劃很快出籠。王莽派人把劉嬰原來的奶媽遣送回家,另外給太子找了一名新奶媽。這名奶媽只有一項任務:給孩子喂奶。奶媽不得與孺子說一句話,奶完太子后就讓他自己在屋里睡覺。《資治通鑒》卷三十七載:“敕阿乳母不得與嬰語,常在四壁中,至于長大,不能名六畜。”這名一言不發的神秘奶媽在后來的史書中被稱為“石頭奶媽”,在王莽的淫威之下,連門口的衛士都不知道她實際上是一個啞巴!這一點令王莽非常滿意,當然石頭奶媽功勞也很大,她老公也落了個一官半職。
漢魏時期的士大夫反對宮廷中的奶媽制度,除了奶媽出身卑賤之外,又包含了男性官僚對女性參與政治的嫌惡與恐懼,所謂“專政在陰”將引起山崩地震等災變。漢魏六朝宮廷政爭頻繁,奶媽和乳子禍福相倚,兩者關系難用感情深厚一言以蔽之。據《晉賈皇后乳母美人徐氏之銘》記載,西晉惠帝皇后賈南風的乳母徐義在宮廷中頗受尊遇,由“中才人”升為“良人”的封號。特別是在“永平元年三月九日,故逆臣太傅楊駿委以內授,舉兵圖危社稷……美人設計虛辭,皇后得棄離元惡,駿伏罪誅。圣上嘉感功勛,元康元年拜為美人,賞絹千匹,賜御者廿人”。由于美人對賈皇后的救命之恩,使其兒子“烈”也由“軍謀掾”升為“太子千人督”。當一個身為婢仆的女性被選來喂養帝王家的子女時,一方面她被迫出讓自己的乳汁,減少或放棄對自己兒女的付出,必須戰戰兢兢,避免犯錯誤導致帝王家新生兒的病變死亡;另一方面卻也藉此提升了自己在宮廷婢仆中的地位,并使自己的丈夫、兒女得以攀龍附鳳。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