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傳銷魔網悄然“網”向大學生


  一名大一學生本打算利用暑假外出打工,不想被同學騙到重慶,身陷傳銷組織,前不久這名來自湖北的大學生被工商部門成功解救,才幸免被“完全洗腦”。
  每年暑期都是大學畢業生找工作的關鍵時期,也有許多在校學生趁著假期找一個打工機會鍛煉自己,由此,一些非法傳銷組織也暗地里活躍起來,將魔網悄然“網”向他們。
  身陷傳銷 萬元“學費”打水漂
  小張畢業于武漢生物工程學院,現已是安利公司的一名正式銷售員,而在去年,他卻深陷傳銷近兩個月,被騙取現金1萬多元還執迷不悟……
  去年9月,正值開學,小張經人介紹,交了幾百元會費進入一家所謂的直銷機構,成為一名會員。進入該組織后,一切似乎都顯得無比美好:每個人都熱情洋溢,對他噓寒問暖,關懷備至,還不斷地給他講述一個個財富故事,讓他陷入創富的夢想中。而就在這溫柔的迷霧里,他漸漸失去了人身自由:身份證被收,銀行卡被收,手機被收,和外界幾乎斷了聯系。
  家中的父母長時間沒有得到兒子的消息,十分焦急。終于,兒子打電話回家了,告訴父母自己過得很好,但學校要交學費。于是,1萬多元的生活費和學費匯入小張的銀行卡。此后,家里又接到過幾次小張的電話,有時顯示的居然是河南的號碼,而電話的內容不外乎要錢。種種現象,令家人深感疑惑和擔憂。
  一個多月后,家里的一位熟人與小張取得聯系,小張極力勸說他和自己一起發財。熟人感覺奇怪,于是帶著自己的好奇和小張父母的擔憂去外地找他。見面后,熟人很快發現小張已經陷入了一個以賣化妝品為幌子的傳銷組織,于是強行將他帶回了家。此時的小張,一米八的個子只剩110多斤。
  被迫回家的小張埋怨熟人斷了自己的財路,堅決不承認陷入了傳銷組織,還幾次想返回河南繼續他的發財夢。由于家中父母態度堅決,小張才避免重蹈覆轍。半年后,小張進入安利公司做直銷,才慢慢認識到直銷與傳銷的區別,認識到自己加入的就是傳銷組織。
  近幾年來,像小張一樣被稀里糊涂騙進傳銷組織的大學生不在少數。湖北省工商局、公安廳列舉了一個個令人心痛的案例:大二女生林芳被中學同學誘到廣東佛山市,在逃離傳銷魔窟的過程中,不幸從6樓墜亡;大四女學生伊萍被騙進傳銷組織還渾然不覺,竟然以情為誘餌拉3名男性朋友“下水”甚至還騙已經退休的母親“下水”;大四學生小娉本是學校三好學生,被同班同學以介紹工作為名騙去傳銷,不僅不聽家人教誨,而且取走家中存款近萬元,從此再也不與家人聯系,也沒回學校參加畢業考試……
  據湖北省工商局公平交易分局局長王志軍介紹,隨著大中專畢業生就業壓力加大,非法傳銷活動近來又有抬頭趨勢,在就業招聘、介紹工作等說詞的誘惑下,不少大學生上當受騙。

  傳銷陷阱花樣翻新
  政法經費將實現全額保障
  一個人大代表的“紅黑人生”
  徐州法院將測謊結論“入證”
  原湖北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校長高勇涉嫌受賄案
  司機酒后駕車理由雷人
  在湖北省工商局打擊傳銷專題網站上,有一封大學生的來信,說自己去年7月29日被網友騙到山西運城,被強拉進傳銷隊伍,歷經艱難,直到8月24日才回到武漢。
  “那真是一個噩夢般的暑假!一到山西運城,網友就去車站接我。聊了一會兒,她們就以要發短信為名騙走了我的手機,接著騙走了我的錢包,我的身份證和學生證等都在錢包里,我完全被她們控制了。”“每天上午就是按她們說的去‘上課’,下午去串網。這伙人有好幾百,運城只是他們的一個點,在河南洛陽、許昌、開封等地都有他們的網絡,網絡里什么人都有,其中有不少是大學生。”
  “他們對新騙來的人都是這樣的:先控制你,給你‘洗腦’,然后再讓你把自己的朋友騙過來。就這樣,他們的網絡發展得很快。僅那一個月的時間,我就看到好多和我一樣的人被騙來了。”“我死活不干,他們就跟我耗時間。眼看要開學了,我急得要命。最后,他們告訴我必須找人打進800多元才能放我回去。沒辦法,我只能找同學在網上打進了850元。”
  記者調查了解到,近年來,傳銷組織花樣翻新設置陷阱,使傳銷更具隱蔽性和欺騙性,更容易讓一些社會閱歷淺的大中專學生上當受騙。
  比如,利用網絡新途徑騙人搞傳銷,不少年輕人都被“網”了進去。近年來,“網上購物”“網絡投資”“網絡營銷”“網上兼職”“網絡代理”“網絡創業”“網上學習培訓”等新名詞都被一些傳銷組織利用起來,成為誘人入伙的新手段。他們通過發電子郵件、QQ聊天、網絡論壇、開設博客等方式,宣揚網上發財致富捷徑,誘騙群眾通過銀行匯款交納入門費用,在網上注冊為會員或代理商,并介紹發展下線加入。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