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梔子花校服


羊 言

  今天真的是很倒霉的一天。
  和往常一樣,匆匆忙忙去上課,可上完第三節的體育課時,我突然覺得肚子一陣劇痛,頭暈暈的,心想這下糗大了。
  我心慌極了,幾乎是夾著尾巴進的教室,外加灰溜溜地垂著頭,生怕碰到別人的目光。“嗨,干嗎低著頭呢?都要撞到我了!”糟了,是我后桌的男生林飛,我“哦”了一聲后就逃回了教室。祈禱這家伙不要在背后亂看才好。
  想到曾經聽到的一個故事:一個女生也遇到了同樣的事,可在課間不小心站起來,后桌的白癡男生竟然驚呼,“××,你怎么流血了!”可想而知,那個女生羞死了,掩面狂奔著離開教室,后來都不敢來上課了。
  咦,想什么呢!越想越恐怖!
  第四節課是我喜歡的數學課,數學老師最喜歡點兵點將叫人回答問題了,而我的命中率往往也很高。我心里暗暗叫苦,只想低著頭希望他老人家不要看到我。可是,上到第四十分鐘的時候,我還是被命中了。
  “秦朗,你回答一下這個……”
  我想假裝沒聽到,可是數學老師卻絲毫沒有放過我的意思,將聲音提高了幾十個分貝把剛才的話重復了一遍。
  “老師,我,我不知道。”我結結巴巴地答道,沒有站起來。
  “那你也要……”我想老師一定是認為我很沒禮貌,都不站起來一下。
  “老師,我知道……”林飛這家伙竟然一反常態自告奮勇,這可是他最討厭的數學課啊。不過,我頓時松了口氣,像遇到大赦一般,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還是暗暗感激得一塌糊涂。
  終于挨到放午學了,我趴在桌子上等著同學們一個個離開。同學很快就走得差不多了,還剩下我的死黨蘭蘭和林飛,這廝怎么還不走!
  終于,這家伙走了。奇怪,他竟然把脫下的校服扔給蘭蘭。
  “吶,你看,這家伙要去打球,竟然要我們幫他保管校服。我可不干,我媽待會兒又……”蘭蘭嘟囔著把校服扔給我。我頓時明白了,我的心也隨之卸下了猜疑、防備的武裝。
  我裹著那大大的校服回家了。一路上,微風襲來,夾著梔子花的淡淡清香。那件大大的校服,似乎也幻化成了梔子花的一部分,在我的記憶里散發著彌久的幽香。
  (指導老師:胡剛華)
  編輯/李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