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不孝”的帖子等


李 果等

  “不孝”的帖子
  李 果
  
  我是那個在2006年2月8日,在天涯網站上發帖《大家來說說小時候父母對你做過最狠的事吧》這張帖子的那個“蜘蛛洞小仙”。事后我又自己頂自己的帖子,灌水說:“我爸說過的最狠的話是:‘豬啊豬!說你是頭豬吧,豬還沒你這么高的腳。’”
  今天。我爸爸用了我的電腦。在收藏夾里發現了我發的這個帖子,他并不知道“蜘蛛洞小仙”就是我,他指著電腦就破口大罵。“這些豬!難道我們做父母的養他們一場,打一下罵一句也不行?還要記這么久?”我爸爸這個人文化水平不高,脾氣很不好,尤其是嘴巴特別壞,稍不順心就要罵人。那年我中考沒有考上重點,心情壓抑,吃得很多,變得很胖。我爸一邊氣,一邊罵,本來他就喜歡罵別人是豬,那時更是豬不離口。那是一段難過的歲月,在他的罵聲里,我恨過,怨過,甚至想,就干脆當一只豬好了,豬都比我快活。但是最后也許是命運使然。也許是爸爸給的壓力起了反效果,我卻瘦了。
  爸爸一直覺得他是家里的頂梁柱,是權威,全家四口人,誰也不敢擰著他說話。我根本不敢說是我帶頭發起了這個“不孝”的帖子,我灰溜溜地逃出家門,還拉上弟弟,為了封住弟弟的嘴,只好請他吃飯。
  弟弟吃得亢奮極了。說:“姐,你發現沒有,爸有點老了。”
  但是,老了就有理由不改脾氣嗎?多少年了,我那么渴望他改一改脾氣,變得文雅一點,豁達一點,可是爸爸不肯改。那天回來以后,他還在嘮叨。我只好繼續默不作聲,但是忍著忍著,我卻哭了起來。豆大的眼淚砸進飯碗里。爸爸看到了,開罵:“小兔崽子,給你好吃好喝你還不開心,你又怎么啦!”
  說著他夾了一大筷子菜摁進我的碗里。“別給我夾菜,吃多了我會變成豬的!”我叫了起來。
  這是,老爸反常地笑了,他忽然說:“豬有什么不好,渾身都是寶。”
  那一刻,忽然覺得爸爸變了一點點。
  編輯/孫櫟櫟
  
  捅蜂窩
  肖卓建
  
  夏天是個好季節,除了下河外,最愜意的莫過于捅蜂窩。
  每至盛夏時節,黃蜂便四處飛舞,十分令人討厭。幾個小孩,一個帶頭,拿著竹竿,到處尋獵。一見蜂窩,一陣亂捅,捅完就跑,躲在門后掩耳盜鈴般齊刷刷伸出一排腦袋,看著狂蜂亂舞。但窩沒了還可以再造,所以捅蜂窩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最徹底、最奇特的辦法是拿一個大口杯,盛上開水,套在蜂窩上。取下杯來一看,你便知道什么叫“滿門抄斬”。
  馬蜂是蜂中的大個子,烏黑發亮的外殼再加上一股拼命勁,很少有人愿意惹它。有一次,我們幾個鬼迷心竅,突發奇想,打算啃“硬骨頭”。于是幾個一合計,便搬來了一堆小石子(不敢用竹竿,因為帶竹竿跑不快),大伙一陣亂扔。不知誰叫了一聲:出來了!于是我們便飛也似的逃進屋去,躲在被窩里誰也不敢吱聲。一會,蜂鳴聲消失了,我們卻聽到外面有人在叫罵:哪個兔崽子,把我的屋頂砸成這樣,看我怎么收拾你……于是我們知道闖禍了,有幾位還忍不住哭了起來。原來馬蜂窩搭在王大伯家屋檐上。我們的石頭大都落在了屋頂上。屋頂被打得開了“天窗”。更為不幸的是,王大伯聽見屋頂上“嘭嘭”直響。一趕緊出來觀看,不想被馬蜂、當做“兇手”,被叮得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結果很不爽,我們被父母“大修”了一次。此次“戰斗”的結果是:馬蜂依舊,物是人非。
  蘆蜂住在高高的樹枝上,成天見它們飛進飛出,有點像非洲的巢鳥。它們是天生的建筑師,蜂窩總在不斷瘋長。它們很團結,有不少人被叮得“千瘡百孔”。后來的某一個晚上,樹被鋸掉了,只留下一個白色的樹坑,那些小家伙也不知跑哪兒去了。
  寒冬來臨,仿佛一夜之間所有的蜂全都不見了。我們聽老人說蜂窩能人藥,能清熱降火什么的,于是便來了個“最后的瘋狂”。幾乎所有的蜂窩都被我們清除掉了,換來一元幾角錢打打“牙祭”。在我們心里,蜂窩永遠是消夏的最好的藥。
  (輔導老師:郭益成)
  編輯/劉 鵬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