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簡單心理”CEO簡里里,崩潰邊緣找到夢想天堂


  

  作為一名心理咨詢師,面對無數求助的人,她卻無能為力,為此她處于抑郁境地,只因舊式的咨詢方式讓她無法對遠處的求助施以援手,痛下決心,她終于找到自己的位置,把夢想變成現實。

  陳璐

  心理咨詢師的“抑郁”

  簡里里的聲音像午夜電臺節目的“治愈系”主播,輕柔且溫暖卷卷的短發、瘦小的身材,說話輕柔,簡里里看上去也像一個需要人保護的萌妹子。

  由于上學較早,簡里里才20歲就從英國拿著神經科學的碩士文憑回國了,通過應聘成為北京一所著名高校的老師,從事心理咨詢的工作。

  簡里里工作得心應手,與單位的同事關系和睦,再過一段時間,她就可以申報更高的職稱,享受更多在學校工作的福利。

  可是簡里里還是不甘心自己的未來和辦公室那些年長的同事一樣,一眼就看到頭了。同時,因為自己在行政部門,而行政管理者跟心理咨詢師的工作形式是沖突的,很多想法不能變成現實。

  另一方面的不開心緣于簡里里在“豆瓣”上感受到別人提問的壓力。從2012年開始,簡里里在“豆瓣”上撰寫心理方面的文章,最初她只是做一些心理咨詢上的科普,后來讀文章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發私信給她,傾訴自己遇到的問題。

  漸漸的,她的郵箱里堆滿了這樣的問題:老公對我家暴怎么辦?我的孩子最近總不和我說話怎么辦?很多人都是二線、三線,甚至四五線城市的普通人,他們找不到正規的心理咨詢機構來解決這些問題。

  面對這些求助,她也想伸出援手,如果托朋友打聽,的確是可以給求助者推薦心理咨詢師,或是直接回復解決問題,但這需要付出巨大的精力,會占據她的整個生活,而且效率低下,所以,簡里里一直處于“想幫不能幫”的狀態。

  簡里里想到通過互聯網解決普通人心理咨詢的問題,辭職創業的想法像爐子上的一壺水在慢慢加熱。可每當她決定要辭職時,假期就像一塊冰讓她冷靜下來,周而復始。那段時間,以專業知識對自己評估,她都快要抑郁了。

  簡里里的男朋友何峰從小接受西方教育,從斯坦福MBA畢業去投行工作了幾年后,辭職創業做了國內第一家眾籌平臺。他經常聽著簡里里對工作的不滿。有一天,他很認真地對簡里里說: “你的工作是一件可以改變的事。”

  此時,即便簡里里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但她已經清晰地知道自己不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在硅谷的崩潰邊緣找到勇氣

  帶著很多煩躁和一點逃避,2014年年初,簡里里在假期坐上了去美國的航班,去硅谷參加一個8周的Draper University(英雄學院)的創業項目。英雄學院由硅谷重量級投資人DFJ(德豐杰)的創始人及老大TimDraper創辦。

  帶著“要不要辭職”這一人生重大問題,簡里里開始了硅谷之行。來參加項目的都是來自全球各地的年輕人,有的在忙著造火箭,有的在某個不知名的小島上搞研究,在他們面前,簡里里所謂的“人生重大問題”顯得格格不入。她感慨: “世界特別大,人可做的事情有很多。”

  一天,有個活動是要想方設法讓雞蛋從高樓上扔下來不碎。所有人都開始忙碌起來,同屋的英國女孩想到的方法是把雞蛋凍住,看著英國女孩小心翼翼地在冰箱前忙碌時,簡里里發現, “能夠懷著珍惜的態度去做一些無意義的事”,也是不錯的經歷。

  過了幾天,一個女生提議舉辦一個“女孩之夜”,十來個女生坐在臺上,講述自己“身為女孩”的感受。說著說著,自然就說到了社會對女性很多固有的陳舊觀念,以及女性發展的玻璃天花板等。

  一直沉默的簡里里在這時崩潰了。她慢慢說: “我一直到26歲之前都沒有意識到社會給女性的壓力。后來我身邊的女性、我自己,發現社會對我們并不寬容,甚至苛刻。我們被期望早點結婚、早日安定、不要折騰……”她哽咽起來,“我想女性爭取的并不是成為男性,而是希望有選擇的權利,爭取選擇生活的自由。”

  突破傳統女性要“乖”、要“穩”、要“陪襯”的束縛,簡里里突然有了試一試的勇氣。在項目快要結束時,她很認真地把自己想了很久的想法制作成了PPT,她想創建一個對接心理咨詢師和有心理咨詢需求人群的平臺。最終,她的路演獲得了第二名。出乎意料的是,Tim Draper決定做簡里里的天使投資人,還把她推薦給了國內的投資方。

  不知道簡里里是因為有了投資的助推劑,還是終于想明白了,總之她回國后迅速辭職,開始把自己的夢想腳踏實地地變為現實。


Tags:找到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