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手機時代的夫妻信任危機


李賢平 曾麗清



【策劃緣起】
由馮小剛導演的賀歲片《手機》,是一部揭示中年夫妻感情危機,關注婚姻問題的影片。春節期間,影片一上映便引起了觀眾的巨大反響。發短信、刪短信、把手機由響鈴改為震動……這些本來是使用手機時的正常行為,可看完《手機》后,卻讓人有種莫名的忌諱。一向感情不錯的夫妻,看完電影后也開始相互懷疑,偷偷查看對方的手機短信。哈爾濱一男子因接到另一女性打錯的電話而導致夫妻翻臉,天津甚至有位妻子因非要查看丈夫手機中的“隱私”而被丈夫砸昏……聯想到一些城市漸漸興起的“親子鑒定”之風以及“情感偵探”新行當,都嚴峻地考驗著夫妻之間的忠誠與信任。手機,這個小小的通訊工具,難道會輕易地推倒夫妻間長久壘砌起來的信任之墻?
手機像一個放大器,泄露著個人的隱秘空間,展現出內心世界的野生植被。當代男男女女的“嚴守一”們,在對“手機隱私”的捉襟見肘的掩飾和對夫妻信任的疲憊不堪的維護之間,一不留神讓“手機”變成了“手*”。其實,婚姻信任危機不是電影《手機》惹的禍,也不是手機惹的禍。《手機》只不過是無意中點破了當代夫妻間的情感信任危機和隱私問題,就像《手機》里費老無可奈何的表白:“麻煩!”麻煩自然是少不了的,別以為扔掉了手機就可以解除婚姻的麻煩。夫妻雙方正視并解決好彼此存在的各種問題,才能使婚姻獲得相互信任和牢固的保障。

【個案寫真】

信任,不能驅散心中的隱痛

口述/肖虹 采寫/余巧玲
我和崔清平結婚18年了。他是銀行的副行長,我是一家醫院的護士長,我們的兒子正在重點中學讀書。
護士們閑的時候就會坐在一起家長里短地聊天。我卻不想說。當她們說完后嘆息著說,要是我愛人有你愛人一半能干就好了。我便笑笑說,有什么好?
我本來也以為自己是個幸福的女人,如果沒有那次偶然。有一天我下晚班,出門碰到一個漂亮的女孩發給我免費美容券,說開張,歡迎光臨。本沒有做美容習慣的我突然趕去了。一個很有風韻的女人輕輕地幫我洗臉。忽然,那個女人的手機響了,她接聽時,一臉幸福的笑,說,清平,我的店開張了,你今晚來吧,我幫你也做個男士美容。我心想,清平,不是丈夫的名字嗎?但隨即寬慰一笑,世上同名的人多得是啊。
不久,我的手機響了,是清平的。他說,今晚有事,不回家了。我心里一愣,為什么那么巧?
從那以后,我變得和所有多疑的妻子一樣,成了“有心人”。每當丈夫洗澡的時候,我便翻看他的手機短信。但除了天氣預報,什么也沒有。我苦笑,是啊,丈夫做什么事不是縝密有致?
我開始頻繁出入那家美容院,隱瞞身份,刻意和老板親密。一次,我不經意地說,唉,喜歡上一個男人,知道他不會離婚,可還是不舍得離開他。我看見那個女人眼里很快閃過一絲熒光。這個女人果然是有秘密的!我強作鎮靜,又說,上次看你的手機很漂亮,我也想換一個你這款的,給我看看。她果然把手機遞給我,還給我介紹如何使用。我在已撥電話和已接電話里都看見了那一串熟悉的數字,我的心一陣絞痛……
現在,每當清平告訴我有事時,我自然便會想他在外面做什么?多問了幾次,他便很不耐煩,責備我不該不信任他。我不敢想像他同那個女人的關系究竟到了哪一步。其實,求證答案并不難,但如果答案就是我顧慮的結果豈不更糟?大吵、大鬧、離婚?18年的歲月使丈夫、孩子已成為我生命的重要部分啊!丈夫曾經握著我的手說,我和你,還有孩子,就是三足之鼎,沒有什么可以讓我們分開。是的,我從未想過哪一天會跟丈夫分開。只是,我的心總是會在某一刻無比疼痛。
畫外音
在我國新修訂的《婚姻法》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強調夫妻之間的相互忠誠。夫妻之間的相互忠誠(包括性的忠誠)是對夫妻“配偶權”的尊重,也是維護一夫一妻制的重要保障。假如夫妻之間沒有忠誠為基礎,僅僅強調相互信任,是不能真正解決婚姻中出現的危機的。換言之,夫妻中的一方自己不忠誠于對方,卻要對方無條件地信任自己,聽任自己在情感出軌的路上越滑越遠,這樣的婚姻是毫無幸福可言的。肖虹應直面現實,將掌握的實際情況告之丈夫,告訴他互不忠誠對自己對婚姻的傷害,與丈夫共同找到了影響信任的關鍵所在,才可能真正消除心中的隱痛,解除夫妻信任危機。

信任移動,愛無聯通

口述/冰凌 采寫/趙萍
因為我和大威都經歷過不幸的婚姻,所以當我們走到一起時緊握雙手,害怕失去對方。第三年,大威當上了公司的項目經理,整天忙于應酬。同事提醒我要留意,我總是微笑不語。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