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饒漱石人生浮沉錄(下)


陳立旭

  

  全國財經會議和第二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高崗和饒漱石的問題已經暴露。1953年底,毛澤東在北京多次和黨內高級干部打招呼,要他們注意高、饒的問題,要和高、饒劃清界限。1953年12月24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點明:“北京有兩個司令部,一個是以我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陽風,燒陽火;一個是以別人為司令的司令部,叫做刮陰風,燒陰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政出一門,還是政出多門?”毛澤東建議中央政治局搞出一個增強黨內團結的決議來。

  雖然中央已經發現高、饒問題的嚴重性,但仍從善良愿望出發,勸說高、饒改正。中央決定,由劉少奇等人出面,和他們分別談話。談話中,劉少奇以高姿態,作了自我批評。1954年1月25日和2月5日,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代表中央兩次和高崗談話,讓他在七屆四中全會上做自我批評。2月5日,劉少奇、朱德、周恩來、陳云、鄧小平代表中央和饒漱石談話,對他的錯誤進行幫助。但是,二人在談話時,都避重就輕。

  在高、饒問題上,毛澤東和劉少奇看出饒漱石有野心。毛澤東在1953年12月26日晚去杭州路過上海作短暫停留時,曾對前來迎接的譚震林等高級干部說:“對黨對人民忠誠老實,這是很好的。對陰謀家、野心家可不能老實呀!對陰謀家、野心家老實是要上當的。”劉少奇則當面對饒漱石說:你對你的錯誤要深挖,要從世界觀沒有得到很好改造,從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惡性膨脹,有個人野心,搞政治投機來認識檢討。但是,饒漱石根本不檢討自己的問題。高崗也是如此。中央決定,在七屆四中全會上,公開揭露他們的問題。

  在七屆四中全會召開之前,陳毅出于善意,主動到饒漱石家里,和他談了七個多小時。在這次談話中,饒漱石還是能夠比較誠懇地揭露自己的。他對陳毅講,他有兩種投機:一種是投主席之機,因為他錯誤地認為少奇同志的威望降低了,少奇同志跟主席關系不好,他要向主席表示他不是劉少奇的干部,因此以種種行為和言論反對少奇同志;又一種是投高崗之機,他看到高崗的威望高、能力強。高反劉,因此就處處設法反劉,向高崗表示態度。他是把我們黨看成派別林立,“五霸強,七雄出”了,因此在中間進行投機。陳毅問饒漱石:是不是的確如此,饒漱石說:是的。但是,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在七屆四中全會上,饒漱石就不這樣說了。

  1954年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屆四中全會揭露了高、饒的問題。會上,饒漱石念了他自己寫的《關于我的錯誤的自我檢討》。在這個材料中,饒漱石承認自己在黨內團結問題上犯過錯誤,歷史上和一些同志發生過爭吵,有個人主義和感情用事問題,沒有服從整體利益。饒漱石在檢討中說得最重的話只有一句:“在計較個人地位方面,尤其嚴重地暴露了我的個人主義,這種個人主義甚至發展到野心家的程度。”

  饒漱石的態度不老實

  在中共七屆四中全會上,劉少奇作了報告,周恩來、朱德、陳云、鄧小平等44人在會上發了言,揭露和批判了高崗、饒漱石分裂黨的活動。全會作出了《關于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中央為了挽救高崗、饒漱石,分別召開了關于高崗、饒漱石問題的座談會,對高、饒進行幫助。

  1954年2月,中央開了七次關于饒漱石問題的座談會。這七次座談會,都是由鄧小平、陳毅、譚震林共同主持的。參加會議的26人大多是原新四軍、華東局的領導干部。第一、二、三、四次會議著重核對饒漱石錯誤的事實;第五、六次會議由參加會議的同志對饒漱石進行批評幫助;第七次會議是由饒漱石進行自我批評,最后由鄧小平、陳毅發言,座談會結束。在開第七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座談會時,又請各大區及中央各部的負責同志來參加旁聽,因此,到會有66人。參加會議的人中,原新四軍、華東局的領導干部在發言中,揭露了饒漱石長期以來存在的問題。對這些問題,饒漱石不是回避不談,就是找借口為自己開脫,正如會后鄧小平、陳毅、譚震林在寫給中央的報告中所指出的:饒漱石的態度是不老實的。

  2月23日開的最后一次會議,讓饒漱石作自我批評。饒漱石事先準備了一個題為《關于我的錯誤的進一步自我檢討》的稿子。饒漱石眼睛不好,他當時頭也不抬,臉幾乎貼在稿子上,一字一句地念完了這篇稿子,中間幾乎沒有停頓,也不做任何脫稿的解釋,只是不時地用手帕擦去額頭上的汗。饒在這篇“自我檢討”中,談了“四個主要事件”。一個是“關于一九四三年我在淮南黃花塘處理和陳毅同志的關系問題上所犯的錯誤”;一個是“關于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人選問題”;一個是“關于我來北京休養的問題”;一個是“關于在組織部斗爭安子文同志及在處理此事過程中對少奇同志不尊重的問題”。但是,饒漱石不談個人野心和分裂黨的問題。饒漱石還辯解說,他沒有反劉少奇,只是對劉少奇同志不尊重。他說:“我同少奇同志在一個時期內有過個別不同的意見。”饒漱石對自己的問題總的結論是:“總起來說,我在政治上、組織上和思想作風上所犯錯誤都是極端嚴重的。這種錯誤的性質是資產階級的個人主義,在某些問題上甚至發展到野心家的程度;在另外的個別問題上,不惜采取政治性的投機行為,對黨對同志采取不老實的態度,對個別同志懷有宗派主義成見,甚至由此發展到嚴重地自行其是,不服從領導,不受黨的紀律約束,不按黨的章程辦事,損害黨的團結。”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饒漱石人生浮沉錄(下) ”的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