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張信哲談收藏


張信哲


東南西北買

在我開始工作賺錢之后,收藏的過程便從尋寶晉升至買的階段。
因為付出的是金錢,所以就會更在意買了些什么、合不合價值;為了買到心目中的理想藏品,便開始像地毯式搜尋般,跟著同好在全省各個鄉村小鎮找貨,那是一個瘋狂但成長最快的收藏階段。
好像無可避免地,一旦你開始有經濟能力,能夠用辛苦賺來的錢買到心目中的理想藏品,除了精挑細選、愛之所買,你的收藏神經會變得益發敏感,看貨找貨的欲望也會節節高升,畢竟好的藏品、老東西所費不低,你總是希望買到超越金錢價值的好東西。
在做了歌手之后,用自己的能力賺了些錢,雖然偶爾還是習慣性地跑去無人居住的老房子尋寶,不過收藏的目標大致已慢慢轉移至古董店。
由于當時臺灣民藝的資料很殘缺,除了一些學者默默地在民間做田野調查、累積資料,大部分還是得靠那些熟門熟路、經驗老道的古董商口耳相傳,這些古董商個個是能言善道、長袖善舞,而且相當好客,加上我本來就對收藏求知若渴,于是常常在買了東西之后,便到古董店里去串門子、喝茶聊天,和店老板天南地北地聊,日子久了也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那段期間很好玩,我對收藏是滿頭熱,不但一天到晚去逛古董店,也認識了蠻多收藏同好,日子久了、交情夠深了,古董商朋友們還會組團讓我們這些入迷的收藏者,跟著去窮山僻壤的邊陲小鎮,拜訪各個區域的第一手販子,見識他們找貨的過程。
在跟著收藏前輩、行家走遍鄉野的同時,不但有許多難忘的經歷,也見識了這些人真性情的一面。像有個古董商朋友是圈內少有的女生,她非常健談、好客,當初也是通過藏友才認識,當年她也是一個人在全省到處走,然后天不怕地不怕地深入鄉間民宅去挖寶,最后終于從一個收藏家變成古董商人。
還有一個古董商朋友非常有意思,用現代人的眼光看起來,他根本就是過著古代大俠般閑云野鶴的日子,不但生性豁達,每次造訪他的古董店時,總會看到他在自家店門口聊天、喝茶、烤肉,而平時的娛樂則是四處打獵、釣魚,是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
不過我也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這些古董商人似乎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低調隨性,個個像個隱士,但不要小看他們,他們平時可是很用功的,只要一談起收藏,都可以挖出一堆寶來。
其實古董店逛多了,通過店老板的穿針引線也認識了很多收藏同好,同好之間一個拉一個,彼此再串聯起來去開發新的古董店,而那些店家也很好玩,常常是一通電話撥過去,他們就在店里把茶泡好,等著我們談天說地。
就這樣,幾個同好走得愈來愈近,大家有志一同對收藏著了迷,便也呼朋引伴三不五時在下班后,連晚餐也不吃就擠在一輛車子里,全省東南西北地走,常常三更半夜還在荒山野嶺里閑晃著。

我們幾個志同道合的人在全省四處收購,成員有做廣告的、做設計的、當老師的,大伙不但一起找貨,也一塊研究藏品,對于收藏的知識便一點一滴地累積起來。
有時候幾個朋友都不在一起,我干脆自個兒跑到第一手販子那里挖寶。當時的想法是,這些老東西再過幾年就會消失,現在不收更待何時,所以有幸碰到同好,我們固定三四個成員,一個月在全省跑個四五趟也是小case,碰不到一起時,就單獨行動了。
而所謂的第一手販子多半是當地收舊貨的居民,貨源都是直接去老百姓家里找,且論斤論兩買來的,而他們的銷售對象則是古董商,偶爾還會出現像我們這樣純粹的收藏者。
買賣藏品,有時候也是一種機緣巧合。以目前家中自己正在使用的書柜來說,原來是鹿港的古董販子在尋找買家兜售,但是卻意外地遭受到很多古董商不斷的砍價,這名販子于是心有不甘,通過了第三者的介紹,找到了我,詢問我購買的意愿,同時愿意以更低的價格販售給我,而當我買了之后,原本那些故意砍價的古董商還不斷地訕笑我的決定,認為鐵定被這個販子欺騙了,然而經過我的查證,這個書柜的確是相當具有代表性的藏品,我也慶幸自己還是把它買了下來,如今這件書柜也成了我最愛的收藏之一,所以古董的買賣有時候是很多巧合和機緣,是勉強不來的。
現在回想起來,便覺得當年的大膽行為其實還蠻危險的,尤其那些第一手販子都是本地人,買賣全看心情,他們平時四處去鄉間民宅搜刮舊物,很可能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收來的東西有什么價值,而我多半是存著挖寶的心情前去的,不過通常他們的東西很雜且好貨不多,所以最好要足夠了解自己要什么再去會比較好,否則最后可能會求償無門。
Tags:張信哲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