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皇帝為什么善待廚師?


十年砍柴


洪武帝登基后分封自己的一大幫兒子為王,晉王拜辭鳳陽祖陵后,去封國的路上,鞭笞他的廚師。洪武知道了后,怒斥晉王。說你老子戎馬一生,對手下的將帥十分嚴格,可二十三年來唯獨對自己的私人廚師沒有斥責過。
這番話頗值得玩味。不是太祖仁義,殺功臣毫不手軟的皇帝哪有什么仁義?只是手下的將帥所圖者大,要封妻蔭子,要開府建牙。用現在的話來說,有政治抱負。所圖者大,必須要忍人所不能忍。而且跟著老皇帝出生入死的將帥,沒有誰是省油的燈,都是些能載舟也能覆舟的主,當然要恩威并使。而廚師獨掌自己的飲食,就是個手藝人,雖然也有君臣之分,但更多的是資方和雇傭的工人關系,圖的是一份豐厚的薪水,以及而外的賞賜。頂多是告老還鄉時給一個虛銜。廚師只管做菜不覬覦實際權力,作為帝王沒必要對人家那樣嚴酷。
大部分開國帝王沒有成功前,能和戰友一起稱兄道弟,彼此間有友誼。可一得天下只有君臣之分了,安能和文臣武將有友誼?因為友誼意味著平等,一旦成為君臣,只有“寵幸”和“疏遠”的不平等關系,嚴子陵不應光武之召當一個高官,而是回家垂釣,他便可以和皇帝同榻而臥,保留一份較為獨立的尊嚴。李泌對唐肅宗,方苞對康熙,都是布衣出相,不要編制內的宰相名分,他們這樣做能最大限度避免體制內君臣的尊卑關系,說白了,這是給皇帝幫忙而非臣子對帝王盡本分。
歷代帝王為了駕馭手下的大臣,琢磨出很多辦法,有明太祖這樣找個理由誅殺的,也有宋太祖杯酒釋兵權的。一句話,軟辦法也好硬辦法也好,都是為了提防那些替自己打江山的能臣有二心。而對身邊的仆人,大多和洪武一樣,恩寵有加。這就是帝王之術。項羽有婦人之仁,對普通士兵的傷痛格外憂心,可不能給身邊文武僚屬想要的東西,所以韓信這樣的人去楚就漢。而劉邦是個沒教養的流氓,年輕人偷雞摸狗的事情沒少干,見了慕名而來的文士,張開大腿大咧咧坐著迎接。可他知道這些文臣武將想要什么,便用“功名”、“爵位”的狗骨頭哄著他們好好干活。
朱元璋善待廚師還有一個原因,在侍食、侍寢之人,挨自己太近,帝王的吃喝拉撒和常人無異,他能運籌帷幄,可日常生活離不開這些人,對自己肉體能直接威脅的往往是這樣能接近自己的人,因此必須籠絡,否則廚師想辦法整你,你防不勝防。
兒時在鄉下聽老人講,過去的地主在農忙時雇短工給自己收割,讓他們吃得不錯,而讓自己的妻子兒女吃粗糧。看上去對別人比對自己的人好,其實不然。自己財產妻兒有份,可以享用繼承,因此他們有勤儉節約的義務。而雇工純是拿錢干活,財產增益和他們沒什么關系,他們僅僅出賣勞動力。因而要讓他們賣力氣干活,就不能怠慢,否則人家可能趁東家不注意,給你偷工減料。
我以上說的是安于本分的侍食、侍寢之人,那些不安本分貼近權力擁有者的人,一旦動了政治上的念頭,后果更可怕。如古之皇帝的太監,今之生活秘書。因為這些人弄起權力來,帝國框架內預設的制約機制,如對文武大臣準備的監察制度,對這些人幾乎不起作用。因為他們名分上只是皇帝生活上的仆人,不在名列朝班的大臣之內,而實際權力可以借著皇帝的喜怒哀樂無限擴大。因而就不奇怪了,洪武生前最怕太監專權,搞了許多防范措施,甚至選用的生活上仆人大多是文盲,可禁不住他死后的大明,成為歷史上閹禍最厲害的朝代。無他,帝國專制使然!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