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走在長征隊伍中的外國人


方 瑋

在中國工農紅軍進行偉大長征的隊伍中,有一批特殊的戰士。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語言和膚色有別,但他們參加了中國紅軍的長征。在這些參加長征的外國人中,有德國人奧托·布勞恩(李德),越南人洪水,朝鮮人畢士悌、武亭,英國人魯道夫·勃沙特等。

長征過程中的共產國際軍事顧問———布勞恩(李德)

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的歷史中,李德是一個無論如何都回避不了的名字。他有著共產國際的“耀眼”背景,曾經以自己在中革軍委和紅軍總部的特殊地位執掌紅軍“帥印”,參與“導演”長征,并在中國共產黨和紅軍中工作、生活長達7年之久。
李德,德國名為奧托·布勞恩。他自己取名為李德,意為“姓李的德國人”,后來他還使用過“華夫”這一筆名,意思是“中國的男人”。關于李德的經歷,有多種說法。據李德自己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他曾經應征入伍;1919年參加了“斯巴達克”聯盟(后改名為德國共產黨);1929年,李德進入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1932年春畢業后,李德來到中國。他先到達東北,后又前往上海,并應博古等人的邀請于1933年9月底到達江西瑞金,擔任中共中央軍事顧問。
李德到達江西蘇區后,在博古等人的全力支持下,迅速把持了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決策權和指揮權,凌駕于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之上。這時,正值國民黨軍隊對革命根據地發動第五次“圍剿”,盡管李德有著較深的軍事理論造詣和一定的革命經驗,但他脫離中國紅軍的特定作戰對象和戰場條件等方面的實際情況來指揮戰爭,放棄前幾次反“圍剿”中行之有效的積極防御方針,主張“御敵于國門之外”,以堡壘對堡壘和“短促突擊”的戰術來代替游擊戰和運動戰,同裝備優良的國民黨軍隊拼消耗,致使根據地越打越小,紅軍越打越少。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紅軍被迫于1934年10月進行長征。
由于博古、李德等人指揮錯誤,實行進攻中的冒險主義,繼而實行防御中的保守主義,爾后又采取了逃跑主義,中央紅軍在突破國民黨軍設置的四道封鎖線的一個多月時間里,由出發時的8.6萬余人銳減至3萬余人,損失慘重。血的事實,引起了廣大紅軍指戰員的憤怒和不滿,強烈要求變換領導。
在這一萬分危急的關頭,當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在湖南通道召開緊急軍事會議,討論紅軍的前進方向問題。毛澤東應邀參加了這次會議。他從黨和紅軍的前途命運出發,對博古、李德等人軍事指揮上的錯誤提出批評,并堅決主張放棄原定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的計劃,改向敵人力量較為薄弱的黔北進軍。但是,由于博古、李德等人不同意毛澤東的意見,會議仍遵循原定計劃,準備北上湘西北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12月18日,中共中央在周恩來主持下于黎平召開政治局會議,經過激烈斗爭,會議拒絕了博古、李德的錯誤主張,同意毛澤東的正確意見,決定放棄原定計劃,改向黔北進軍。
新的戰略方針一經確立并付諸實行,就立即有效地打亂了敵人原來的部署。由此開始,紅軍相繼突破烏江,攻克遵義,戰局出現轉機,紅軍恢復了活力,避免了可能遭覆滅的危險。事實擺在面前,廣大紅軍指戰員在勝利和失敗中認識到,總結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慘痛教訓,改組黨和軍隊的領導,解除李德的軍事指揮權,已經成了當務之急。
1935年1月1日,經過毛澤東的堅決斗爭,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猴場召開會議,排除了李德的干擾,決定中央紅軍繼續向黔北進軍。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毛澤東在會上尖銳地批評李德“包辦了軍事委員會的一切工作”,“取消了軍委的集體領導”,“不但完全無視軍事問題上的不同意見,而且采取各種壓制的辦法”。大多數與會者也表示贊同毛澤東的意見,列舉大量戰例,對李德的錯誤指揮和粗暴作風進行了揭露與批評;指出李德不從中國革命實際出發,只知紙上談兵,其教條主義戰略戰術上的嚴重錯誤給中國革命和革命戰爭造成了嚴重損失。李德在會上為自己作了辯護,說自己只是作為一個顧問被共產國際派到中國來的,任何責任都應由中國領導人承擔,是他們把事情搞糟了,應受譴責的是中共中央委員會,等等。他沒承認任何錯誤,也斷然拒絕了一切批評。人心所向,大勢所趨,遵義會議撤銷了以李德為代表的“三人團”。遵義會議后不久,中共中央確立了新的三人軍事小組,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全權指揮軍事。從此以后,李德參加紅軍領導層決策性會議的次數逐漸減少,即使應邀參加,也只是列席而已。
1935年10月19日,李德隨中共中央和紅一方面軍主力到達陜甘根據地的吳起鎮(今吳旗鎮),成為走完長征全程的西方人之一。
到達陜北后,李德不再被邀請參加中央的任何會議,他以學習漢語來打發時間。深深的失落、無聊,使李德感到非常孤獨和痛苦,再加上身處異域,生活艱苦,李德實在不想再在中國呆下去了。1939年,李德離開中國前往蘇聯。當飛機離開延安機場向西飛去時,李德隔著機窗俯瞰著腳下起伏連綿的黃土高原,想起了在中國度過的兩千多個日日夜夜,心里不知道是遺憾,是迷惘,還是無奈,或是留戀;畢竟,李德和中國的紅軍指戰員一起走完了艱辛的二萬五千里長征路,在這片土地上留下過一個國際主義戰士的心血和汗水。回到蘇聯后,李德向共產國際執委會作了關于在華期間所犯錯誤的檢查。共產國際也對李德在中國期間的工作進行了審查,結論是有錯誤,但免予處分。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