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人生沒有趟不過去的河


曹中云(口述) 崔玉和 高沿蜻


突遭厄運

我出生在沈陽市新城子區一個工人家庭。1989年,我職高畢業后,來到遼電一公司職工醫院當了一名護士。1992年9月,我結了婚,不久有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1996年我又考入了遼寧省職工醫學院。正當我家庭幸福、事業有成的時候,不幸卻悄悄降臨到我的頭上。
1998年1月24日,我在給女兒試穿毛衣時,猛然發現女兒的耳垂兒上有幾處出血點,憑著職業的敏感,我便馬上抱起女兒來到鐵嶺市婦嬰醫院。經過檢查,女兒血液里有幼稚細胞。一聽血液有問題,我一下懵了,我跌跌撞撞地跑回家,第二天一大早便和婆婆帶著孩子趕到中國醫科大學第二臨床醫院。
經確診女兒患的是“L2型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高危型”。聽到這一診斷結果,我一下暈倒在地。我深知這種病是無法根治的,但怎能輕易放棄自己的孩子呢?只要有一線希望,我無論付出多么大的代價,一定要治好女兒的病。從此,我帶著女兒開始了漫長而又艱辛的治療歷程。
經過近一年的化療,女兒的病情終于得到了控制,我也欠下了7萬元的債,而這僅僅是開始。為保證孩子治療的開銷,我經常把藥開回家,按照醫生的囑咐自己給女兒化療。我還找了份推銷化妝品的工作。
我知道,要治好女兒的病,目前只有采取同胞臍血干細胞移植,但這不僅要需花十幾萬元錢,而且同胞臍血配型的成功率只有四分之一,萬一生下第二胎卻配不上血型,對這個風雨飄搖、極度困難的家庭來說,豈不是雪上加霜?
但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就要全力爭取。我開始再次向親朋好友借錢。可半個月僅借到四五萬元。這時,有人建議我到社會上尋求幫助,我想:“有困難的不只我一家,我怎么好意思向社會伸手呢?”就在我舉步維艱之時,我們公司知道了我女兒患重病的情況后,為我捐了2萬多元錢,又借給我15萬元。當時,我感動得淚流滿面。
2000年6月9日,我順利生下了一個男嬰,經過血型對比,姐弟倆完全可以進行臍帶血造血干細胞移植。兩個多月后,中國醫科大學第二臨床醫院為女兒進行了臍帶血移植并獲成功。我欣喜若狂:我的女兒終于得救了!
2000年末,由于單位精簡,我下崗了。面對一大堆外債和下崗,我沒有怨天尤人,開始自謀職業。可是,找了一個月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
一天晚飯時,丈夫見我悶悶不樂,便半開玩笑地對我說,要是他下崗就好了! 原來丈夫領女兒到青島看病時,見有人吊在高樓外墻清洗樓房,這雖然是一項危險性工作,但他覺得鐵嶺還沒有,市場潛力一定很大,不過,丈夫認為婦女不能干這個。我一聽,激動得差點跳起來:“誰說女的干不了?我就開一家清潔公司!”

另謀職業

對于我來說,清潔服務是一個全新的、陌生的領域,為干好這一行,我專門到北京中關村與美國朗潔清潔服務公司簽訂了合同,用3萬元下崗費購買了清潔專用工具,又接受了專業培訓,成立了美國朗潔清潔服務公司在遼北的第一家加盟店。
萬事開頭難。為了聯系業務,我每天揣著名片,蹬著自行車,在凜冽的寒風中挨家挨戶地敲門拜訪,一個單位一個單位地送名片。每到一家,我也不管人家態度如何冷淡,總是不厭其煩地向人家介紹自己的公司,再送上一張名片,直到人家下逐客令。剛開始幾天,憑著一股熱情我干勁十足,后來,漸漸地有些吃不消了,嘴也起了泡,腳也磨破了。一次,我剛走進一家保險公司的大門,就被看門的老漢喝住,不管我多么和顏悅色,還是被無情地攆了出來。“干點事怎么就這么難呢?”我越想越委屈,回到家,一頭扎到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在近一個月的奔波中,我不知挨了多少冷嘲熱諷,吃了多少閉門羹。但一想到天真爛漫的兒女,就會重建信心。
2001年3月25日,我突然接到市人事局的電話,要我給他們辦公樓的鐵窗框刷白油漆。我立即組織人員開工。刷窗戶框雖然簡單,如果安全措施不到位,會非常危險。再說,這項工作又臟又累,好多工人干了一天就打退堂鼓了。那真是我開業以來最困難的一段時間。為了按時完工,我每天都要早早地到勞務市場去雇人,再給他們安排活兒。由于沒有經驗,在刷頂樓窗戶時,我雖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員工們仍認為不安全,誰也不敢上。后來,還是搞吊裝的丈夫借來跳板,綁在窗戶上,增大了安全系數,員工們才敢上。我終于提前完成了工作,客戶也非常滿意,主動把工錢由800元加到1000元。
拿到第一筆收入,我高興地一路狂奔回家,抱起女兒吻個不停。
清潔高樓外墻工作非常危險,我有恐高癥,按規定是不允許從事這項工作的,但再大的困難也難不倒我。5月26日,我承包了市婦嬰醫院外墻清洗工作。這是一座七層30米高的樓,當我站在樓頂上向下望時,腦袋一陣暈眩,險些栽下去。員工們都勸我不要干了,我卻執拗地說:“沒事,我能干。”我開始一點點地往下移,下來一段兒就用水槍向墻面噴一會兒,再用刷子使勁刷。為了減輕恐高的癥狀,我干一會兒就抬頭向上望一望。當我死死地抓著繩索到達地面的時候,我的衣服已經濕透了,也站不起來了。那一刻,我忽然想到以前在醫院的工作,眼淚就下來了,可一想到兒女那企盼的目光,我擦干了眼淚,咬緊牙關繼續工作。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