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張信哲“或許我體內有個老靈魂”


段東濤


最近張信哲頻頻現身上海,這次在粉絲的簇擁下,頭發染成灰綠色的阿哲笑說上海演唱會在尺度上會有所開放,記者緊跟不舍地追問,他只哈哈大笑說會有“電眼”啦。
每次來上海,有意在上海“安家”的阿哲把看房子也排上“通告”。就在前兩天他還特地拿著數碼相機去看房子。他說,“延慶路一帶的老式洋房我真是很喜歡,最先我看的時候是四百多萬,現在已經飆升到兩千五百萬了,太貴了,只好先拍點照片過癮了。”他的要求與眾不同,新開盤的不入眼,指定要整幢老房子,獨門獨戶不要裝修,交給他自己打理。不僅對老房子情有獨鐘,阿哲從小還有個能自己擁有一家博物館的愿望呢。他說:“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戀物情節,或許我體內有個老靈魂吧。”記得有一次臺風過后,他一個人在老街上閑逛,路邊都是一些因為受潮而被棄的雜物,一個“紅棉床”被他發現,“紅棉床的名字取自閩南語,是由兩張單人床拼成一個雙人床,由于有八個腳又叫‘八腳床’,多是嫁妝”。他想把它搬回來,結果被老爸臭罵。但他不死心,又跑回去硬生生地把上面的雕片、床欄桿等等零件統統拔下來“珍藏”至今。




Tags:張信哲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