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文章正文

張紫石:“撿漏”是行家的專利


韓 捷

  目前流行在市場中的主流鑒定方法是‘眼學’,也就是大家最熟悉的找專家看一眼作品、然后下結論的模式。但是,一個人的記憶總是那么可靠嗎?‘眼學’方法對于一般的贗品鑒定很有效果,但如果碰上高科技含量的作偽,有時可能就失靈了。
  他出身于名門世家;
  從小的耳濡目染使得他對于中國傳統文化有著天生的親近感,
  和不同于常人的理解與感悟。
  他10歲開始正式學畫,師出黃賓虹、齊白石、李可染等諸大家之門;
  他目前是圈內研究倪瓚、陳鴻壽藝術和中日美術交流史等方面的知名專家。
  他認為山水畫是中國藝術品的最高端;
  他收藏有宋、元、明、清歷代文人山水、書法作品超過600件。
  在去年秋拍的一場中國書畫專場中,張紫石早早就盯上了一幅宋代山水畫,也許是此畫沒有款識,所以拍賣公司只給出了10萬元的底價,而張紫石已經準備好了100萬元,志在必得。不料這個“大漏”還是沒有讓他撿到,那幅畫最終的落槌價竟然是500萬元。
  張紫石告訴我們,在如今的藝術市場上,“有眼”(行話,指行家)的人很多,你看上了一件被低估的好作品,別人同樣也看上了,在拍賣場上類似這種專業人士之間的爭奪,就是這樣短兵相接刺刀見紅。如果你是一名普通的投資者,幾乎已經沒有什么“撿漏”的機會了。
  對于那幅沒有到手的宋代無款畫,張紫石并沒有絲毫的惋惜和懊惱,因為他認為100萬元買進屬于“物有所值”,但500萬元的價格就有些“虛高”了。在張紫石心目中,收藏過程最重要的不是專業和資金實力,而是要講緣分。過眼即為我有。
  世家出身的收藏家
  國內的收藏家群體中,成功的路徑都不甚相同,比如大家熟悉的馬未都,屬于白手起家、自學成才。張紫石要幸運得多,他的祖輩屬于書香名門、簪纓世家,幾代人都有收藏的傳統。如今宋、元、明、清等文人大家們的書畫作品,基本都進入了私人收藏和博物館,見一面都很不容易,而張紫石從小就在懸掛著這些傳世名畫的家庭中長大,耳濡目染,日日熏陶。10歲的時候,張紫石又在父親的督促下正式開始學習水墨畫與書法,并師出黃賓虹、齊白石、李可染、傅抱石等諸大家之門。顯赫的家族背景,加之后天的勤奮,最終成就了張紫石今天在圈內的地位。
  張紫石有時候會賣出幾件自己的繪畫作品,但對于自己的收藏品卻一幅也不會出讓,收藏似乎已經成為他的一種責任和對于中國文化的一種尊重。看過了太多拍賣場上的贗品和偽作,以及這個市場中越來越“離譜”的天價炒作,張紫石如今的收藏速度已經很慢了,“大概每年只收進兩三幅作品”。
  古書畫鑒定之難
  除了自己創作、收藏之外,更多的時候,張紫石在開創和進行著另一番事業——中國美術史的編撰。以往更多的美術史尤其是古代美術史,存在著很多的“模糊性”,比如最普遍存在的創作者認知上的不確定性。張紫石告訴我們,目前收藏在大英博物館內的中國晉代畫家顧愷之的傳世名作《女史箴圖》,其實很可能就是唐代的仿品。還有“清初四僧”之一的著名畫家石濤,張大千就畫過他的很多仿品,民國時期也有人在模仿,而如今這些作品很多都被誤收進《石濤集》,更有一些拍賣行干脆就拿這些當做真品進行交易,嚴重擾亂了市場和投資者們的判斷。
  張紫石認為,研究、出版中國美術史有一個繞不過去的難題—鑒定。目前流行在市場中的主流鑒定方法是“眼學”,也就是大家最熟悉的找專家看一眼作品、然后下結論的模式,比如國內公認的鑒定書畫的大家:啟功、徐邦達等,有了他們的“肯定”意見,大家就敢真金白銀地買進了。但是,一個人的記憶總是那么可靠嗎?
  張紫石力圖在尋找一種更科學、更注重實證的鑒定方法,以彌補“眼學”的一些弊端。一件書畫作品,張紫石將它們分解成:繪畫風格、墨色、題款印章、紙張、裝裱等部分;然后逐一比照,甚至利用現代儀器進行科學鑒定;最后得出結論,主要分為三種:真跡、偽作和待確定(主要下一個傾向性的結論)。張紫石認為:“眼學”方法對于一般的贗品鑒定很有效果,但如果碰上高科技含量的作偽,他的現代鑒定方法就可以大顯身手了。
  拍賣場上的書畫“藍籌股”
  早在2006年,當時的國內藝術品市場上最搶眼的是以油畫為主導的當代藝術板塊,張紫石不為所動,始終堅信中國書畫板塊中的古代繪畫部分被嚴重低估了,并在媒體上放言:古代書畫板塊將來的行情漲勢一定會超過當代藝術。結果一年后,古代書畫板塊就開始進入了全線飄紅的牛市行情,最引人注目的天價也隨之誕生:2007年11月的中國嘉德秋拍中,明代畫家仇英的《赤壁圖》創造下7952萬元的驚人成交價。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