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七十二道拐與吊尸崖


七十二道拐與吊尸崖

  到了桐梓縣婁山關,與縣委蘭副書記在關口聊天,他說:“現在貴州的路好走多了。崇(崇溪河)遵(遵義)高速公路從七十二道拐的下面穿了過去,汽車不再走那么險峻的七十二道拐了。”我一聽,馬上來了精神:“那么你們這里是不是還有一處地方叫‘吊尸崖’?”蘭書記有些吃驚道:“有啊!你怎么連吊尸崖都知道?”我笑了。最讓我驚喜的是,沒想到會在這里與它們不期而遇。
  這兩處地方,都與抗日戰爭有關。
  先說七十二道拐。抗戰勝利60周年時,我去昆明采訪西南聯大。提到抗戰初起,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開大學三校師生在北平、天津淪陷之后,先到長沙,然后繼續向南,分兩路步行到昆明。采訪間,有人提到“七十二道拐”,說當年學生們曾走過很艱苦的路,有一奇險處叫“七十二道拐”,可是不知為什么現在找不到這個地方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么奇怪的地名。所謂“七十二道拐”,就是說山路崎嶇,一連有七十二道胳膊肘彎急速拐過,是十分險峻的地方。
  因那時正值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網上也有不少人提到此處。后來我才發現,這七十二道拐并不在云南,而是在貴州。網上還有一幅七十二道拐的照片——當然是黑白的。從拍攝角度上看,應該是從對面的另一座山頂上拍的,鏡頭里的七十二道拐猶如鉛筆在紙上隨意來回劃出的曲線一般。別說是在這樣的山路上走,就是光看這幀照片,就足夠讓人驚心動魄的了。
  這個地名與這張照片,給我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所以當我在婁山關聽到這個地名時,怎么能不激動呢?
  貴州素稱“地無三尺平,天無三日晴,人無三分銀”。隨著我國經濟的騰飛,“人無三分銀”的狀況早已改觀,但那兩項“自然指標”仍無法改觀。但是人的力量卻能改變它的實用狀況——地不平,可以修路;山路太險,可以穿山而過;兩山夾持,可以修橋架道。
  七十二道拐與青杠哨、婁山關等路段,是全國有名的“魔鬼路段”。七十二道拐處于涼風埡山上,海拔1450米,長約12公里。天晴時,大型車輛經過七十二道拐需要一個多小時。有司機說,一次雨天他駕車走七十二道拐,是數著路邊翻倒的車戰戰兢兢地走過的。對于不得不經常走七十二道拐的貨車司機來說,盼望崇遵高速公路的通車,幾乎是每天扳指頭數天數。這條路不僅十分驚險,而且極易堵車,最長的時候堵過三天,據說方便面都賣到50元一碗。
  橋隧比例高達80%的崇遵高速公路通車于2005年12月。人稱“黔道更比蜀道難”的貴州,終于迎來了它第一條真正意義上的高速公路。在這條承載貴州人通江達海的企盼與夢想的“天路”的涼風埡隧道南口,有楹聯表達心境: “北進三巴,七十二彎成舊夢;南馳八桂,百千萬壑變通途。”還有一個隧道口的楹聯寫道:“七十二道彎彎成歷史;四千余米洞洞穿未來。”崇遵高速打通了涼風埡隧道后,只需10分鐘汽車就過關了。老司機們幽默地說:“現在駕車經過涼風埡隧道,感覺就像鉆進了時空隧道。”紅軍長征時所經歷的四大險關——酒店埡、清杠哨、七十二道拐及婁山關,老路要走三四個小時,現在用不了一個小時。
  距離桐梓縣城28公里、距離七十二道拐僅3公里的地方,有一處更為險要的路段。也是201國道最險峻的地方。該路段基本上是在絕壁中間挖出來的道路。在距離道路七八米高的地方,仍有懸崖在道路上面突出,像個罩子一樣把道路罩住。雖說有它在上,下雨都不會淋濕路面,但是無論從下往上看,還是從遠處往這里看,那都是讓人驚心動魄的景觀。突出的懸崖猙獰著嘴臉,又像獅子大張口,無端地要吞噬過往的車輛。再想想它那令人驚 的“雅號”——“吊尸崖”,更讓人不寒而栗。
  抗日戰爭期間,我的母親——一位年輕的知識女性,從已經淪陷的故鄉北平出發,單身一人去重慶找我的父親。那時本來交通就遠不如現在發達,何況還在戰爭時期。沒有直通重慶市的車,只好繞道貴州。一次乘坐一輛十輪大卡車,從貴陽到遵義。汽車艱難地在十分險峻的山路上爬行,在一處懸崖邊,車子突然停了下來,司機愣了一愣,便渾身癱軟地趴在方向和盤上。我母親膽子大,不顧旁人勸阻,從車上下來看個究竟。她看到,汽車右后輪(是兩個輪子在一起的那種)中的一個輪子,已經懸到了懸崖之外,車子本身也已經向外傾斜——一句話,離翻進萬丈深淵只差一步。難怪司機嚇得癱軟在方向盤上。母親又向前走了幾步,看到旁邊有一個木牌,上面寫著“吊尸崖”三個怪異的字。
  “吊尸崖”全長只有1.5公里,但是這里事故頻發。由于它的名字兇險,又因這里的確掉下去不少車,摔死過不少人,所以這里有著太多的關于“鬼魂”的傳說。摔死的人多了,陰魂不散,如果在陰天的夜里路過此地,還會隱隱聽到哭聲。這不禁使我想到唐代李化的《吊古戰場文》中所寫:“偶爾鬼哭,天陰則聞。”
  新中國成立后,政府對此段路面先后進行過三次改造,將原來的泥石路面改造成瀝青路面。但是由于路窄坡陡外側是懸崖,所以交通事故仍然不斷,時不時會有汽車在此墜崖。所幸的是,隨著崇遵高速公路的通車,司機與乘客們永遠告別了“吊尸崖”。其實,后來的“吊尸崖”早已被當地人改換稱呼為“吊絲崖”。不過,很多行走過這個路段的人,還是知道那個兇險名稱和許多相關的悲慘故事,所以原有的兇險之名也并未完全消亡。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