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萬里長空


裘山山

裘山山 1983年畢業于四川師范大學中文系,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成都軍區文藝創作室一級創作員。已出版散文集《女人心情》、《五月的樹》;小說集《裘山山小說精選》;長篇傳記《隆蓮法師傳》、《從白衣天使到女將軍》等。其中長篇小說《我在天堂等你》獲“五個一”工程獎。

飛越禁區

6月1日,我依然起了個大早,跟隨總政藝術家采訪團去采訪。今天安排的日程是前往成都某軍用機場采訪某空降師。
頭一天乘坐黑鷹飛進汶川,已經見識了飛翔在藍天上的英雄,今天的采訪對象也是藍天上的英雄。雖然執行任務的方式不同,但都是飛翔在災區上空的鷹。此次地震的災區,大都在山區峽谷,道路被山體滑坡和泥石流中斷后,地面交通短時間無法恢復,空中航線便成為救災的重要渠道。
我注意到,在抗震救災的第二天,“空降兵”幾個字就出現在了媒體上。比較多見的是來自新華社的這篇消息:15名空降兵從海拔4999米高空傘降茂縣。不過這條消息里講述的情況,和我后來的采訪略有不同。可以想見,當時只要一有新情況,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報道,難免有疏漏。
到達機場后,我們經過嚴格的安檢進入到機場內。太陽很大,寬闊的機場上擺著一排排等待空投的物資,軍綠色的,如列兵隊列般整齊。我們坐進機場旁臨時搭建的指揮部棚子里,在飛機的轟鳴聲中,采訪了空降兵某軍軍長姚恒斌和某師師長王永臣等。
姚軍長和王師長分別為我們介紹了部隊從接受任務到現在的抗震救災情況。這個部隊是5月13日早上8點從武漢機場起飛,10點降落到成都的。在這近20天的時間里,他們已完成空中搜索178架次,空投910噸物資,計6700個小件。同時,還派出一支小分隊傘降到茂縣了解災情。
我是第一次接觸空降兵,很多情況都感到很新鮮,很有意思。短暫的采訪中,幾個突破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一個突破,大規模投送兵力,1萬2千人在一夜之內投到災區;第二個突破,空投的飛機架次為歷史之最;第三個突破,在近5千米高空跳傘(平時訓練為一千多米),跳傘高度的突破;第四個突破,在復雜地形條件下跳傘(復雜體現在三無:無地面標識,無對空引導,無氣象資料);第五個突破,在7千米高空空投物資,7千米什么概念,差不多有珠穆朗瑪峰那么高了,已經缺氧了。打開艙門操作時,就有戰士缺氧昏倒,后來是帶著氧氣瓶作業的;第六個突破,實現了小件物品連投80—100件(以前的最高紀錄是連投60件),為了爭取時間,也為了節省飛機飛行的次數;第七個突破,實現了超長超大物品的空投;過去最長2米2,現在因為要大量空投帳篷,長度達到2米8,傘繩只有2米2長。經過6個架次的反復試驗,終于成功了。成功當天就投下了1千頂帳篷;等等。
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就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創舉。
他們是災區上空勇敢的雄鷹。不僅僅給災區人民帶去了急需的物資,更重要的是帶去了全國人民對他們的深切的關愛。我數次聽到救災官兵說,每每老百姓看到他們出現時都會說,你們終于來了,我知道你們一定會來,解放軍不會不管我們的。解放軍在那一刻,就是災區群眾的定心丸。
我們特意去看了那些空投物資,每件物資都捆在帶有輪子的車板上,便于快速的運上飛機,上面是降落傘。所以,拋開中間的救災物資不算,單是下面的車板和上面的傘,就價值7千多人民幣。那些傘和車板投下去后都很難回收了。我們一邊看一邊感慨,我們的國家確實比過去有實力多了,這樣大規模的空投,投的都是一捆捆人民幣啊。
既然是空降兵,除了空投物資,還有個重要任務就是“投人”了。用空降兵的術語說,是傘降。
第一次執行傘降任務是在13日上午。由100名官兵組成的突擊隊于10點半登機。當時氣候很差,又陰又冷。而那條航線在峽谷中,必須飛到一定高度飛機才能安全。飛到茂縣上空后,隱約看到了茂縣縣城,但當時氣溫已降到了零度,艙門打開都很困難。而突擊隊所帶的傘是圓傘,根據當時的情況,須用翼傘才行。何況任何地面資料都沒有,盲目跳下去的話,無異于瞎子跳懸崖。不但不能執行救災任務,官兵的生命都有危險。于是只好返回。
第一次傘降就這么擱淺了。
上下都很著急,當時陸地交通完全中斷,通訊也中斷,災區情況到底如何,非常需要有準確的消息,同時,也非常需要我們的解放軍給災區人民送去依靠和信心。在研究了情況后,重新計劃,包括更換傘具,調整人員裝備,很快又進行了第二次。5月14日上午,由15位勇士組成的特種偵察小分隊,其中包括通信、氣象、衛生等多兵種,肩負著沉甸甸的責任,再次起飛。他們的任務是:第一,迅速查明災情;第二,擔負隨后飛機降落的引導;第三,負責提供災區的氣象情況,以便指揮部做出正確的決策。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