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內山完造回憶魯迅


  我原本也打算加入該同盟,可是魯迅先生說:“你還是莫加入的好,一旦中日關系惡化,你就可能被當作間諜處理,要慎重啊……”于是我便打消了加入的念頭。

  文 【日】內山完造

  相識即朋友

  那時聽說先生是偕妻子來到上海的,而他的妻子就是他的秘書許女士,可就在不久前還聽聞先生尚未結婚。他們相識于五四運動之時,當時先生在北平女子師范學校當講師,就在運動掀起一股熱潮的時候,許女士站在了眾多女學生的前面,揮舞著旗幟,英姿颯爽……

  先生來到我家,頭一句便說:“老板,我結婚了哦。”

  我便問:“怎么會……”

  “是和許結的婚,雖然我本無結婚的打算,但大家都撮合我們,最后我也就隨了他們的意。”

  “對象不是在北平嗎?”

  “哦,那是我母親的媳婦,可不是我的媳婦呢。”先生爽快地答道。

  原來中國式的婚姻中男女雙方大多未曾謀過面,所以對于男方來說,更多的像是母親在娶媳婦而并非自己娶媳婦。

  在家族制度改革方面,魯迅先生寫了中國白話文運動最早的一部白話小說《狂人日記》,這部小說旨在喚起家族制度的革命,我想他懷揣的這種思想在他那不經意的言語中也有所體現吧。那句話一點兒也不像是刻意說出來的,雖然作為日本人聽上去感覺有點兒不自然,但先生本人確確實實是心如其言的。難怪那位所謂的“母親的媳婦”一次都沒來看望過遠在上海的丈夫。

  后來先生一家突然搬出了景云里,這都是因為背后的一種危險,這危險正逐漸逼近他。

  那時先生說想要搬家,我就說那我幫他找找看有什么好的居所。

  “形勢緊急,沒那么多時間慢慢找了。”他一臉嚴肅地說。

  我提議道:“那搬到我家來吧。”

  “你住的地方有很多中國人出入,不妥。”

  剛好我一個朋友住在現興亞院前的拉摩斯公寓,他由于工作調動去了青島,把房間空了下來。我給先生提議這個地方,他說很好,于是就以我的名義租下了房子,并于當天搬了進去。當時他什么行李都沒帶。

  諸如此類事情,之后也常有發生,迫于形勢,最后只好委屈先生暫住我家三樓那狹窄的地方,就像被軟禁監視一樣。

  風暴來襲

  那時,中央黨部大肆屠殺學生,就像斬蘿卜似的毫不留情。為反抗黨部的此種行為,蔡元培,宋慶齡、楊杏佛和林語堂(那時林語堂還不算知名人士)等人共同成立了中國民權保障同盟,開展了諸多活動,在社會上頗為活躍。同盟的宗旨在于維護人類的生存權,其立場非常單純,頗具人道主義精神。

  其實我原本也打算加入該同盟,可是魯迅先生說:“你還是莫加入的好,一旦中日關系惡化,你就可能被當作間諜處理,要慎重啊……”于是我便打消了加入的念頭。

  時值中央黨部無故屠殺中國人的事件在世界各國被相繼報道,由于林語堂擅長英文,先生又懂德文,加之宋慶齡、蔡元培大量撰寫文章,所以短時間內民權保障同盟的名字已為世人所知曉。

  中央黨部為打壓同盟的活動不惜使出暗招,想暗殺同盟成員來殺一儆百。可就在暗殺對象的選擇上頗費了一番腦子。

  從地位上來看楊杏佛可能要高于魯迅,但其影響卻很小,在青年人中沒什么影響力。當時我接到一個電話,說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黨部遂決定選擇楊為暗殺對象。

  我把這些信息轉告給魯迅先生,他聽完后馬上動身去了同盟。考慮到危險性,我勸他在我家暫避,可他說“在哪都一樣,該來的總會來的”,最后執意去了同盟。許夫人急忙趕來問先生的去處,由于形勢緊迫,未能同去。那時候局勢相當嚴峻,但先生得以安全渡過此次劫難。

  之后也有過類似的經歷,他依舊說“該來的總會來的”,然后坦然地出門。

  迫于當時的形勢,再加上他身體有病痛,于是我把他們一家三口藏在了家里。他們終日不出門,像是被“軟禁”了一般。后來事情慢慢平息下來,先生一家也平安無事,而民權保障同盟不知何時解散了。

  離開廣東中山大學的時候,魯迅先生就已經明確了自己與蔣介石的相反立場。蔣介石秉承了孫中山的容共政策,鼓勵學生留學俄國,給學生以最高待遇,可是后來卻推行清黨運動,大肆殺害學生。

  有段時間人們大力聲討蔣介石的這一欺騙性政治活動的諸多弊病,說如果國民黨內部容許這樣的政治活動,那黨本身也在進行一場欺騙性的政治活動。

  蔣介石是浙江人,魯迅先生也是浙江人,但這不能阻擋兩位同鄉立場上的對立,他至死都在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這一立場堅定不可動搖。

  他從廣東來到上海不久,當局就發放了逮捕令。那時我不無擔憂地說:“逮捕令都出來了,這下可危險了。”可他卻毫不在意地說:“不用擔心,沒事的,發逮捕令也就是想讓我老實安靜點兒罷了,如果真想逮捕我的活,應該是一言不發直接過來解決掉我。”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魯迅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