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毛澤東暢談井岡山革命精神


何小文

  

  1965年5月22日傍晚,重上井岡山的毛澤東抵達井岡山茨坪。

  當年,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來到羅霄山脈中段的井岡山時,茨坪不過是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小山村。而1965年的茨坪,儼然一座美麗山村。當車隊由北往南沿著西山腳下的公路徐徐開進茨坪時,千百盞燈火將小山村照得一片光明。聽到喇叭里播送著《十送紅軍》的民歌,毛澤東在車上高興地說井岡山有電燈啦!話音剛落,車隊已停在燈火輝煌的賓館門前。

  賓館是新建的,背靠青峰,門朝田野,頗有田園野趣。毛澤東下車后環顧賓館四周,感慨地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這可和當年太不一樣了!那時敵人前堵后追,我們靠兩條腿拼命走,這一千多公里走了半個多月,這次坐汽車兩天就到了,還是機械化好。”又說,“沒有井岡山人民支持,沒有井岡山的艱苦奮斗就不會有今天!”

  在井岡山駐留期間,毛澤東的情緒非常好,經常和人談起井岡山斗爭時期的人和事,而且一談就止不住話匣子。

  據當年陪同毛澤東的江西省副省長王卓超等人的回憶以及《汪東興回憶錄》的記載,“那天下午主席像老師考學生一樣問我們井岡山精神是什么?我們回答說艱苦奮斗。他笑了,叫我們再想想,說艱苦奮斗只是一個方向,只是一點,還差兩點,要從制度方向想。汪東興加了一條支部建在連上。主席點點頭,繼續說:在井岡山時,我們摸索了一套好制度、好作風,現在比較提倡的是艱苦奮斗,得到重視的是支部建在連上,忽視的是士兵委員會。……主席繼續說,我早就說過,絕不要實行對少數人的高薪制度,應該合理地逐步縮小而不應當擴大黨、國家、企業、人民公社的工作人員同人民群眾之間的個人收入的差距。防止一切工作人員利用職權享受任何特權。蘇聯修正主義正是由于有了一個特權階層,把列寧的黨變成了修正主義的黨,國家也變了顏色。我們不能像他們那樣。要在怎樣防止特權階層方面有一整套好制度,要繼承井岡山的好制度、好作風。井岡山精神不僅僅是艱苦奮斗,士兵委員會和支部建在連上意義一樣深遠。它們都是井岡山革命精神。”

  談到井岡山革命精神時,毛澤東想起了引兵井岡的當年,甚至想起了引兵井岡山時的第一仗,想起了當時參加秋收起義的盧德銘、何挺穎、張子清等戰友,他飽含深情地說:“……盧德銘在蘆溪犧牲的那天,下著大雨。那些日子很少有晴天,痢疾、瘧疾在隊伍中盛行,減員比較厲害。那是我第一次帶兵,到三灣時部隊只有 700人,比在文家市少了幾百人,比起義時四個團的人數少了八九倍。三灣改編是重要的一步,首先整編了干部隊伍,……在駐水口時,宛希先帶人一打茶陵,其他部隊在大汾被肖家璧靖衛團打散了,三營營長張子清帶一批人沖散到桂東,那天中午集合只有幾十人,我請曾(士峨)連長喊口令集合,自己排第一,羅榮桓緊跟排第二。下午,找回被打散的兩三百人,提出三大紀律。第二天,王佐接到袁文才的信,派人接我們上山。……我們是在最困難的時候在井岡山安的家。”

  史實證明,毛澤東等共產黨人在井岡山建立根據地的戰略決策是完全正確的,但“什么事情都是開頭難。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蔣介石在上海制造反革命事變,宣布反共。五月二十一日,發生‘馬日事變’,反動軍閥許克祥在長沙圍攻省工會、省農會,捕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七月十五日,汪精衛又在武漢發動了反革命事變。中國革命遇到了巨大的挫折。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緊急會議,在這次會議上我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后來曾經把我的政治局候補委員給撤了,還說什么開除黨籍。井岡山人也火了,不服氣,為我打抱不平,要向中央寫報告。我勸他們不要寫了,撤職就撤職,有啥子要緊?他們真開除了我的黨籍,我還是要干共產黨的。井岡山人聽了我的話,很認真地說:‘開除了你的黨籍,你就不能當黨代表了,但師長總還是可以當得吧。’” 毛主席說到這里笑了,“你們說井岡山人對我好不好啊?”

  歷史是一面鏡子,也是一部教科書。毛澤東從崢嶸歲月的回憶中轉過頭來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們國家也有危險,官僚主義作風反了多次,還是存在,甚至比較嚴重,官僚主義思想也比較嚴重。打擊迫害、假公濟私的事有沒有?這樣的事情,你們知道的比我多。但報喜不報憂,這也是官僚和封建東西。做官有特權、有政治需要、有人情關系。縣官不如現管,假話滿天飛,忽‘左’忽右、形‘左’實右,這些很容易造成干部的腐化、蛻化和變質,蘇聯就是教訓。我很擔心高級干部出現修正主義,中央出現修正主義怎么辦?有沒有制度管住他們……現在高干子女特殊化成了正常化……這說明了什么問題?這和我們井岡山時期提倡的東西不一樣。條件好了,共產黨掌權了,過去的優良作風還要不要繼承?怎樣繼承?”毛澤東的思考,現在聽來仍然振聾發聵。


更多關于“毛澤東暢談井岡山革命精神 ”的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