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她們為什么到香港生孩子


吳 颯

  越來越多內地婦女來港分娩,目的是為了讓其新生嬰兒享有香港居留權或逃避內地的計劃生育政策
  
  “我肚子前面掛了個背包,一擋,就過去了。”
  曉蕓懷抱著兩個月大的小女兒,在回憶起寶寶出生前的那個夜晚時,她的語氣漸然降低。似有些余悸,更多的,或許是暗涌著的幸福與驚喜。
  “那時真的很松,寶寶生得真是很及時、很恰當!”曉蕓的眼睛亮瑩瑩的。
  大女兒趿拉在曉蕓身邊的地板上,低著頭顧自把玩著手里的泰迪熊。這是深圳的一間高層公寓,外觀光鮮而現代,一如它所棲息的這座城市。對岸,就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
  只消半小時,便可直抵香港腹地。
  2006年中國內地赴香港產子的孕婦數目達26132人,占當年香港所有新生兒數量的一半。而這2萬多人中的絕大多數,都擁有和曉蕓類似的“闖關”經歷。
  
  驚險一夜
  
  2006年11月的某個夜晚,大腹便便的曉蕓肚子開始有點痛,家人沸騰了,“可把今天給盼來了!”
  這是小兩口的第二胎,按照二人早有的計劃,他們決定在香港生孩子。香港《基本法》規定,在香港境內出生的嬰兒即可獲得香港出生證明,進而可申請香港居留權并成為永久居民,如此就規避了內地的計生政策。
  曉蕓在丈夫和嫂子的陪同下通過皇崗口岸。“很方便,抓得又不嚴,我的肚子也不是很‘顯’”,胸前掛著一個背包的曉蕓輕松“闖關”。
  
  珠海的Jack夫婦則與曉蕓不同,他們選擇的是坐船——從珠海直接坐到香港的港澳碼頭過關。入境時,雖受到了香港方面檢查人員的問詢,但“機智”的夫妻倆“輕松自然”、對答如流,“我們是來探親的”,二人最終有驚無險,安全著陸。
  而曉蕓一行三人順利過關后,便坐上了開往香港市區的大巴。最終來到目的地——位于荃灣的香港港安醫院。
  他們早已選定了這家私立醫院。
  “第一,我們有親朋在香港,哪家醫院離他們近,就選哪家,陪同的人晚上可以去親戚家住,香港酒店的價位你也知道;第二,香港私家醫院也很專業,甚至比公立醫院更專業;最主要的還是安全問題,因為去香港生孩子的,基本上都是第二胎。”
  事實上,早在大半個月以前,身懷六甲的曉蕓就已和丈夫到港安醫院探過一次“風”了。當時,曉蕓在婦產科做了一次產前檢查,狀況良好;當然,費用不菲,“近兩千元”。
  “聽說有的媽媽肚子痛、快生時才過來,這樣比較有風險”,在曉蕓和家人看來,事先的“探風”和產檢,無疑是為這次赴港生子之旅上了一道“雙保險”。
  而更多的沒有“上保險”或試圖更保險的內地赴港產婦,則又成全了另一些私家醫院的火爆生意。據說,距離羅湖、皇崗等關口較近的香港私家醫院都比較“旺”,“天時、地利、人和”占了個盡。“因為風險會小很多,不然半路生出來怎么辦?”
  “我們到醫院后發現東莞過去的產婦比較多。孩子爸爸是公務員的話,他們在填單時連Daddy的名字都沒敢寫。現在東莞也開始抓得嚴了。”
  曉蕓的丈夫在深圳一家事業單位工作,至于具體情況,曉蕓不愿多說。
  次日上午,曉蕓在港安醫院順利生產,是個女兒。
  11月29日,珠海Jack的太太在香港浸會醫院也順利剖腹產下一女。
  
  值嗎
  
  曉蕓介紹說,港安醫院是以“套餐”形式收費的,“我們選擇的是‘三天四夜’,也有‘四天五夜’等等”。出院時,曉蕓的全部醫療費用約為兩萬三千港元。
  “我們在香港時遇到了一個深圳人,他家的寶寶是在公立醫院生的,據說醫療花銷也是兩萬出頭。”在孕婦生產方面,香港公立醫院與私家醫院之間的費用差距并不太大。
  當然,在曉蕓看來,公立醫院與私家醫院在醫療條件方面仍稍有差別。“私家醫院基本上做到BB跟媽咪分開,有護士很精心的照料;媽咪可以好好休息。這一點他們做得很專業,據說公立的醫院,BB還會跟媽媽在一起。”
  曉蕓的嫂子見證了曉蕓香港生產全程,提起香港醫院的醫療條件,同樣做了母親的她禁不住嘖嘖稱贊。“專業”一詞,她數次提及。
  “就我的個人經歷及觀察來看,他們的醫療技術成熟又安全,而且也比內地專業。曉蕓生完孩子后是被輪椅推出來的,看起來一點也不辛苦,精神狀態很好。不單是她,我看到順產的孕婦被推出時,狀態都很好。”
  
  多數是生第二胎的
  
  談到赴港產女的動機,珠海的Jack接受某報記者采訪時說,“無論誰問我,都用這句話回答:香港好,內地好;內地好,香港更好。”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