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經濟 > 文章正文

油畫黃金:藝術品天價神話的背后


陸振華

  42歲的獨立策展人朱其決心捅破這個圈內的秘密——中國當代藝術品天價神話背后有時隱藏著一些“謊言共同體”。
  這些“謊言共同體”或曾制造了一個又一個天價作局:在當代藝術品尤其是油畫的拍賣中,炒家連同拍賣行、畫麻或畫家本人,將拍賣會當作炒作市場,甚至在買家中安排“自己人”接盤,從而將一張幾年前賣10萬的作品炒到數千萬,而實際成交價遠低于此。“國內大部分千萬以上的拍賣成交價都是這種虛假價格表演的騙局”。
  朱其的風波,正值風光3年的中國當代藝術品天價神話出現頹勢之際。從2008年紐約蘇富比春拍開始,張曉剛、王廣義、蔡國強等曾廣受追捧的“天價王”畫家的作品或是遭遇流拍、或僅以估價成交。
  而在2006年,中國當代油畫價格曾以每3個月翻一番的速度締造了世界藝術品拍賣史上的奇跡。
  同時,拍賣巨頭蘇富比也于8月13日宣布收縮戰線。從2009年起將合并現時于紐約等地舉行的當代亞洲藝術專場拍賣。鑒于紐約的專場拍賣曾是中國當代藝術火爆的策源地,蘇富比的收縮計劃被認為是為了應對市場的變化。
  
  “油畫黃金”的3年狂飆
  
  朱其1992年起從事藝術批評,經歷了中國當代藝術國際化的20年。他說,20年前,中國當代藝術品是便宜貨。
  從1993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起,西方人開始邀請中國藝術家出國參展。與此同時,中國當代藝術品最早的收藏家群體也在外國駐華使館人士和外資企業人員當中形成。
  “他們買不起歐洲藝術品,就買中國的。”朱其說。2000年,國內買家開始進場。一個現代藝術市場的雛形形成。
  藝術品價格被低估的問題隨之顯現。原瑞士駐華大使西克那時在中國到處跑藝術村,以幾千元買一件當代作品,并曾以80萬元收購了國內某裝置藝術家的全部作品。
  朱其認為,中國當代藝術品雖然在藝術語言上沒有超過西方,但表達了中國藝術家群體的創作態度,具有一定價值,“賣兩三萬是太低了。”
  價值回歸約從2003年開始。此時,中國的新貴階層已完成原始積累,低迷的股市釋放出大量饑餓的游資。人民幣升值的預期激發中國資產的上漲行情。在此背景下,當代藝術行情從2005年起發生暴漲,炒作集團開始登場。
  2006年和2007年的中國當代油畫堪稱灸手可熱的“油畫黃金”。
  
  “謊言共同體”?
  
  朱其在博客中披露炒作集團在拍賣會上這樣玩“天價作局”:
  ——炒家(拍賣行)找明星畫家或作品市場價在10萬元左右的畫家,和他簽一個3年協議。畫家每年給炒家40張畫,3年就是120張,以每張30萬到50萬的價格收購。
  ——第一年就開始在拍賣會上炒作,將每張30萬收購的畫的拍賣價標到100多萬,兩年后再標到500萬甚至1000萬。炒家安排“自己人”和真買家坐在一起,假裝舉牌競拍,制造“搶購”氣氛。
  ——炒家在第一年的拍賣會上以高價賣掉1/10的作品,就將成本全部收回。剩下的畫在以后的拍賣會上慢慢“釣魚”。
  按照朱其的說法,這樣的“天價畫”許多是賣給了房地產IT、傳媒、金融、影視等領域的新收藏家。這些人錢來得快而多,他們也愿意用錢樹立中國文化的國際地位。“這種純真的民族主義情懷被炒作集團所利用。”
  在歐美健全的交易市場上,一件當代藝術品要經過大致10年的學術界評價、擁有一定藝術史地位后,才由收藏家將作品投入拍賣行。
  而朱其發現,最近3年中國市場上炒作的,并不是過去20年中國當代藝術史的代表作,而是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出道的一些畫家近5年的新作,或是年輕畫家的作品。“價格超出價值太多。”
  在拍賣會上喊價1000萬,實際成交價可能只有300萬,甚至根本沒有成交。但“天價拍賣”已通過媒體報道對正待加入的新投資人形成誤導,使市場泡沫急劇升溫。
  在朱其看來,“謊言共同體”操控市場價格和市場輿論,由媒體一輪輪放大成神話,促使越來越多的新投資人入場,拉升出一個又一個虛假的價格泡沫。
  
  點評:認為中國當代藝術品市場面臨崩盤或許太過聳人聽聞。但在藝術品投資中投機資本過多,確實是這個市場理性健康發展的致命羈絆。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