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找到我的溫度


  

  卜宗暉

  只有在低落的時候給自己加溫、又在膨脹的時候給自己冷卻,真正的沸騰才會慢慢到來。

  回宿舍的路上,有人在背后拍了拍我肩膀,我回頭一看,一時半會竟沒反應過來是誰。 “嗨!你不會是忘了我吧?大一時咱倆一起待的x社團啊!”

  我們在一棵樹下坐了下來。聊了一會兒,我才突然想起面前這個人的名字,可是與他有關的種種:卻不曾在我記憶里停留太久。待在x社團的一個學期里,我們都曾蜷縮在那個圈子的邊緣,這讓我們立刻找到了共同語言。

  確實郁悶,也懷疑過自己。 因為別人常說“你多優秀啊”,可是在我看來, 自己并沒有多么多么的好。心里一直有種難忍的失落久久地纏著我,讓我想要掙脫卻不知道如何是好。

  直到聽了一堂講座。那次課上,有道難題把我們困住:假如現在給你一杯水,讓你加熱到沸騰,需要多長時間?聰明的同學立刻覺得這個問題不對,水現在是多少度?又是在哪個環境下加溫的?大家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有人說要揣在懷里看看與體溫相差多少,也有的說要放在手心估測溫度。我一時找不到問題的方向。想到人在發脾氣的時候,只要一瞬間便能被激動的情緒點燃,最終爆發——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否與那個問題有相似之處?

  果然,老師給出的解答在某種程度上印證了這點。一杯受到別人控溫的水,倘若被人敷著冰,又被人烤著火,會怎么樣?是很快就會迷失自己的溫度的,沸騰也就沒有了意義; 只有想著怎么在低落的時候給自己加溫,又怎么在膨脹的時候給自己冷卻,真正的沸騰才會慢慢到來。

  我聽得饒有興趣,又于突然間聯想到自己。我難道就是那杯找不到自己溫度的水嗎?沒能及時發現自己的長處,在合適的地方待著,發揮自己的作用; 甚至大學這兩年,沒有好好和志同道合、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拼搏進步,只為了那些輕飄的虛名,與不合群的人假裝打成一片,卻并不快樂。同時想通了, 當初自己執意要在x社團留下來,卻為什么沒有成功。在被錄用以后, 總幻想能有用武之地,并頂著光環出現在人前人后,卻忽略了最最重要的一點——彼時在那個爭相自我表現、浮躁的集體里,我沒有被踏實共事、誠懇情誼溫暖,反倒自我安慰地甘愿蜷縮在他們邊緣, 于是日漸遠離熱輻射的中心點, 內心也不知不覺把自己否定冷化。

  是不是總要失敗過什么,才知道自我在哪里?否則永遠以為自己是高漲的姿態,狀態臨近沸騰,片刻即能到達沸點。

  所謂溫度,原來不僅昭示身體的冷暖,也知曉心靈的遠近,可以丈量成長的姿態,也能生產額外的能量。陷入成長的低溫,預示著我們要經過更多的艱辛努力,才能將成熟“熬”出來; 而且不同的環境下, 生活鼓舞人的興奮點有高有低, 只有試著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與同道的人一起,才能保持對不斷突破沸點的饑渴感。

  畢業找工作,大家似乎滿懷暢想,卻又顯得沒有主見。 “我媽說,家里那邊好安排……” “我父母希望我回去早點立業成家。”我常聽到的這些話,讓我有種欲以說辭又無力辯駁的無奈感。他們未必沒有想過另外一種可能的大膽嘗試,然而既定的路或許才能讓他們安心——唯平凡,哪怕低溫生存也甘愿被碌碌無為的熱流吞噬。

  但我堅定著的是,找到我的溫度, 以及和我進行熱傳遞的一切——內心的激情、外部的能量,慢慢加熱升溫,相信我會沸騰甚至燃燒起來。


Tags:找到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