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我的鉆井技校生活(中篇)


王瑞昌

王瑞昌

從高中校園來到了鉆井技校,感覺一下從春光旖旎的溫馨世界來到了落葉瑟瑟的深秋。雖然這里也有籃球場和足球場,校園更大,學生更多,可下午放學后走在密集的人群里,我感覺那么孤獨,心無所依,像一條誤入歧途的魚,不知該往哪里游。我所在的鉆二班,四十五個學生清一色的“和尚”,身上的衣服不是綠色就是深藍色,不少人頭上戴著綠軍帽,還有人胳膊上套著套袖,像學生又似打工仔,顯得不倫不類。因為來自不同的地方,文化方面存在差異,交流起來并不順暢,讓我感到陌生隔膜,無聊乏味。技校離我剛剛告別的高中校園也就十多公里的距離,可我感覺兩個校園已不屬于同一個天空。

鉆井技校是E油田最大的技校,也是錄取分數線最低的技校,五門功課,城市戶口的學生只要一百分就能錄取,農業戶口的男生要一百五十分,農業戶口的女生則要二百分。我的五門考試成績是二百八十分,只差十分就能分到后勤技校,卻鬼使神差地分到了鉆井技校,與這些大多是一百來分的學生為伍。班里大部分學生屬于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一類,下了課和猴子一樣上躥下跳,摔跤、賽跑、掰手腕,精力充沛得和空氣一樣用不完。可一上課就不一樣了,老師沒講一會兒不少人就趴在桌上睡著了,輕微的鼾聲此起彼伏,像開一場微型音樂會。臺上的老師對此早就見怪不怪,只要你不公開擾亂課堂紀律,他一般不會管的。開學都好幾天了,有的學生連下節課上什么都不知道,經常帶錯了書。你要問個多少帶點知識性的問題,他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地不知所云,一副憨傻相。唯有課間休息時,有幾個學生不時模仿電視里的南方歌星,故意咬字不清,學唱幾句蹩腳的粵語歌,微閉著眼,頭一甩一甩很陶醉的樣子,這讓我看了很是膈應。

這也讓我更加懷念剛剛離開的高中校園。那是兩年多么美好的時光啊,想起來就像一首歌一幅畫:陽光明媚,天藍云閑,書聲瑯瑯,笑語盈盈。班里那幾位如花似玉的女生漂亮大方,活潑開朗,把高中的每一天都裝扮得五顏六色。可沒想到還沒認真品味,那些日子便風流云散了,就像一場不經意的過云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我想起了楊美蓮,她是我的高中同位,她平時學習不錯,這次考學卻意外落榜,從我們接到錄取通知書后就再沒見到她。我知道她的考分比班里的一般同學要高,只因她是農業戶口而榜上無名。她心里一定很難受,這時候,我應該給她寫封信安慰安慰,在班里,我倆相處得很好。

晚自習后,教室里只剩下兩三個學生,我留了下來,認真給楊美蓮寫著信。

楊美蓮同學,你好:

來鉆井技校已經十多天了,這里雖是新的校園,可是比我想像中的技校生活差得太遠了,哪有咱們高中校園好啊!唉,只能在這兒混吧。知道你考學不如意,心情一定很沮喪。其實,這不能怪你,你的考分在咱們同學中不算低,只因你是農業戶口讓你失去了入學機會,我們都覺得對你不公平。不過,你過去那么開朗愛笑,這次也應該笑對挫折吧?成功的路不止一條,只要努力,明天一定是屬于你的。高中兩年,我們坐同位的日子是那么快樂,講笑話,唱歌,相互檢查背課文。還沒忘記晚自習時我在你面前像唱歌似的背誦《琵琶行》吧,每次背完,你都笑得很開心,說我以后一定能成為大作家,我記著你的話,沒事就看書,也經常寫寫,爭取寫出成績。

希望你沒忘了我,也希望你能盡快振作起來,更希望你能像從前一樣快樂。我們的友誼,會像校園里的柳條一樣,年年泛綠,飄蕩在彼此心中。如果需要幫忙,我和同學們會全力以赴的。

你高中的同位:郭連輝

1983年9月15日

信是讓黑狗送去的,黑狗也是我們高中同學,跟我一起考進了鉆井技校,又一起分到了鉆二班,他家跟楊美蓮家住一排。

信送出后,每天上午課間操時我就往傳達室跑。傳達室在我們教學樓的東頭,里面放著一張大桌子,上面擺著很多信,我們隔著一扇大玻璃往里面瞅,如果發現有自己的信,只須往里一指報出自己的名字,里面的一位老師傅就會給遞出來。到了第四天,我終于看到了用熟悉的筆跡寫著我名字的信。

郭連輝同學,你好:

真沒想到你能給我寫信,還想著我,謝謝你。你們是生活的幸運兒,都考上了學,去了新學校,祝賀你們。這次考試我考得一團糟,連個普通技校都沒考上,而那些比我學習差的同學都考上了,我真沒臉見人了。這些日子我一直躲在家里以淚洗面,覺得天都塌了,前途一片渺茫。不過,接到你的信后,我真是喜出望外,沒想到在別人都沉浸在新學校的喜悅中時,你還能想到落魄的老同學,這讓我非常感動,也非常高興。你的信就是一片晴朗的天空,我一下又回到了過去的時光,好像又看到晚自習時,你在我面前唱歌似的背誦《琵琶行》。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和你坐同位,我收獲最多的就是笑聲,你的笑,讓過去充滿了美好的回憶。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我的鉆井技校生活(中篇)”的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