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一些風從塵世吹過


舟自橫

  舟自橫

  乳名

  黃昏的光線刻到我們額頭

  小酒桌對面的人

  是這座城市里,第一個喊我

  乳名的人

  恍惚走在霧氣里

  我散去的面孔,漸漸復原

  霓虹燈光芒萬丈

  亮不過那豆燈光

  昨夜之前是黃昏

  黃昏之前是正午

  正午之前是晨光里的紅領巾

  騎看小紅馬逆光飛奔

  一些風從小城吹過

  唯我停了下來

  變成了石頭

  酒后,透過散淡的樹葉

  我看見我的乳名

  像星辰,滴下故鄉的

  嫩葉和乳汁

  秋日

  秋光浮動,群山飛了起來

  一朵野花委頓

  蝴蝶也不知飛去了哪里

  小草漸漸黃了,身子里的

  乳汁,又流回地下

  那里有它們的孩子

  多年前,她指著

  所有草木對我說

  它們向上的道路

  要比我們曲折

  如今,我拐過隧道往山上爬

  她的影子就消失了

  我的憂傷像紛落的松針

  輕,尖銳。鐵軌深陷于山谷

  呼嘯的列車

  震碎了我身子里的

  一塊玻璃

  我是個懷舊的人

  身上長滿了鐵銹

  飄落的樹葉

  脫掉天空一層層光鮮的

  衣服。大雁向上

  才飛到失戀的腰部

  在秋天,你只要行走

  就是一首沉靜的小詩

  我看見一個樵夫

  倚在樹旁,仿佛等待著

  第一個枯枝

  被蹲伏在暗影里的寒風

  吹下來

  大雨初歇

  突然間,雨就停了

  街頭上奔跑的人

  今生也只有此刻

  成為一次雕塑

  想一想柴米油鹽

  又活了過來

  一把把雨傘

  有的移開,有的收擾

  雨水順著傘面

  滴了下來

  就像飽滿的愛情

  存在一段時間

  便干枯了

  我看見只有一個人

  仰著頭,天上的鉛塊

  在他的臉上

  陷落

  街邊的花花草草

  喝醉了。一座小樓的窗口

  飄出長長的黑發

  室內仿佛有著

  更大的暴風雨

  暮色

  身披暮色的人

  有逼仄,有蒼茫

  人工湖邊,時光只有一瞬

  山上的寺廟

  收回光,收回

  卡車的轟鳴

  靜靜的經卷

  在這一時刻走神

  小鳥從城市里,飛回

  山上的巢穴

  飛翔的想法歸隱

  我不知道,是翅膀的道路

  還是道路的翅膀

  在人間消失或呈現

  樹枝沉了,暮色搖晃

  再低俗的塵世

  也有神

  凌晨

  東山上的露珠醒來

  釀新酒,花醅茶

  一草一木的道骨

  遙看著人間新鮮的炊煙

  東方的清晨含苞未放

  濃霧像我的母親

  清洗著石頭

  俗世的鍋碗瓢盆

  探向巢外的小鳥

  干干凈凈

  喝杯新茶,凈手凈面

  準備好第一縷陽光

  去看望我深愛的人


更多關于“一些風從塵世吹過”的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