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別拿山東人當冤大頭


本刊視點欄目組

每每和人論及書畫市場,總有人說山東是“那邊風光獨好”;每每見到書畫界的朋友,總有十之八九的人去山東參加過報酬
頗豐的筆會。山東人這幾年對書畫投入的熱情和鈔票可謂有目共睹。據《南方周末》2002年9月底刊發的《畫家在走穴》一文披露:山東每年消耗在書畫上的資金大約有10億元人民幣;而2005年底在山東濟南舉辦的第二界中國書畫藝術博覽會上,許多美術評論家和畫家都認為:山東書畫市場占到了全國市場的50%到60%。

書畫家走穴的“重災區”

山東書畫市場“火爆”,山東人的錢好賺……這些消息好像長了腿一樣在美術界傳播開來。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更多的書畫家在金錢的誘惑下紛至沓來。一些書畫界的領導更是扛著“書協”和“美協”的金字招牌,打著“文化下鄉”的旗號,隔三差五到山東“蹲點”,使山東成為書畫家走穴的“重災區”。
這讓我想起上世紀90年代我國足球比賽盛行引進“外援”,從國外一些不入流的球隊引進了許多不入流的“外援”。據說一位傻帽“外援”來中國轉了一圈后,膘肥囊滿,想起了還在家鄉受苦受難的窮哥們兒,于是就給他們發了一封電報,內容只有六個字:“錢多、人傻、快來”。而今,這一令人噴飯的鬧劇又在山東的書畫市場被重演。
山東人把書畫家“走穴”比喻成鬼子進村可謂不無道理。因為他們用一張張毫無藝術價值的應付之作換走了山東人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銀子。據《南方周末》報道:“在濟南天天都有畫家來,有時一天來好幾撥,有時好幾撥都往一塊兒趕。在淄博這樣的小城市,彈丸之地,有時各大賓館也都住著走穴的畫家,有時一家賓館就來好幾撥。畫家們來來往往馬不停蹄。”如此行徑,與其說是賣畫不如說是掠奪!與鬼子進村何異?
書畫家“走穴”這股暗流一方面燒起了山東書畫市場的“虛火”,一方面又嚴重影響著正規的書畫交易。山東的畫廊很多,但是生意卻并不好做。究其原因,無外乎以下兩個:其一,畫廊里所售的作品基本上都是“走穴”的書畫家們留下的應付作品,缺少有一定收藏價值的精品。書畫家們受經濟利益的驅動,不可能一邊“走穴”,一邊心無旁騖地搞創作。時間緊,掙錢急,畫得越多鈔票自然越多。一位經常帶畫家去山東走穴的朋友告訴筆者:不少畫家都是邊接電話邊作畫,半天能畫十幾張。可想而知,這樣的作品是毫無藝術價值而言的。其二,大部分藏家手里都有從非正規渠道,也就是從來“走穴”的書畫家那里買到的為數不菲的作品,因此也沒有必要從畫廊購入那些缺乏收藏價值和升值潛力的作品。
換個角度來看,支撐著國內書畫半璧江山的山東人真的富得流油嗎?以人均GDP而論,山東恐怕還屬于欠發達地區。在沂蒙、菏澤等地區,我們可以看到不少農民都還在貧困線上掙扎,小孩沒錢上學,老人沒錢看病。書畫沒有帶動山東的經濟發展,反倒成了山東人背上一個沉重的包袱。每年都有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銀子流入全國各地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書畫家的口袋里。書畫市場紅火了,可很少山東人能從中得利,從中得利的是書畫家和那些領著大批書畫家來山東賣字畫和參加筆會的畫商和經紀人。

山東人用白花花的銀子換來了什么

山東人用白花花銀子換來了什么?換來了大堆大堆據說可以升值的藝術品。這些藝術品真的可以升值嗎?筆者以為很成問題。歷朝歷代都有難以勝數的書畫家,但最后真正能夠被載入史冊的不過只有那么幾個人。更多的猶如恒河沙數的書畫家都被湮沒在歷史的長河里,默默無聞,不被關注也不值得關注。以民國這個較短的歷史時間段為例,當時的書畫家足有數萬人之多,但他們的名字能夠被專業人士記住的不到千分之一,能夠載入史冊的更是屈指可數。可以這樣說,那些不能載入美術史的書畫家的作品基本等同廢紙,玩玩可以,拿來賣錢值不了幾文銀子。清代書畫市場流行一句話:“寧要老充頭,不要小名頭。”也就說寧要大名家的贗品,不要小名家的真跡。這句話充分說明:不能進入美術史的小名家的作品是不被市場認可的。當然,買畫的主兒都會信誓旦旦地說我買的都是大家或即將成為大家的書畫家的作品。在這里,筆者可以負責任地說:當代無大家!當代的書畫家都還在世,由于種種因素的影響,當他們在世的時候,我們是無法足夠客觀地評價他們并給予他們美術史上的準確定位的,所以有人說要“蓋棺定論”。其實許多人蓋棺也無法定論,因為他們的兒女還會通過自己的影響來宣傳并竭力維護他們身前的榮耀,所以又有人主張“當代立志,隔代修史”。因為只有當他們的兒女故去的時候,他們通過人為因素所造成的影響才會逐漸小下來。歷史是公正的,也是無情的,在極少數潛心藝術的書畫家“人亡業顯”的同時,也會有更多的書畫家“身謝道衰”。
藝術品的價格首先和其他商品一樣也應該遵循價值規律,由生產該件作品的勞動時間所決定。如唐代張懷《書估》中記載:“如大王草書字直,一百五字乃敵一行行書,三行行書敵一行真書。”也就是說王羲之的草書一百零五個字和他的一行行書的價錢是一樣的,他的三行行書和一行楷書的價錢又是一樣的。因為寫草書所需的時間比寫行書的少,寫行書所需的時間比寫楷書的少。所以在價格上就是楷書最高,草書最低。在當今的書畫市場上同一檔次的書畫家的作品,也是繪畫作品的價格遠遠高于書法作品的價格。其次,受供求關系影響,歷來人們都把藝術價值放在供求關系之前,筆者以為并不客觀。如孫中山、梁啟超、袁世凱等政治家的手跡,其藝術價值未必很高,但由于他們在歷史上的重要地位而受到藏家的青睞,價格一個勁地攀升。也有人說稀缺性決定藝術品的價格,在這里筆者也不敢茍同,因為大多數不能進入藝術史的藝術家,即使他的作品存世再少,對價格的影響也不會很大。因此,筆者以為供求關系是決定藝術品價格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第三,受藝術價值影響。藝術價值無疑是決定藝術品價格高低的又一個重要因素,那些進入美術史的大家的精品力作,始終會處于價格金字塔的頂層。而那些自吹自擂,通過大肆炒作而暴得大名的書畫家因為其作品藝術價值不高最終必將被歷史淘汰。所謂“大浪淘沙”就是這個道理。影響藝術價值高低的最重要因素是藝術獨創性,一個優秀的藝術家,他的代表作品都有著精巧的構思,既不會重復別人,也不會重復自己。從這個角度來看,進入美術史的大家的作品也并非每一幅都值得收藏,他們那些缺乏獨創性的應付作品和并非精品的習作在購藏的時候就要慎之又慎。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