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初中 > 文章正文

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那條路


丁亦周

  2008年12月19日,南京外國語學校報告廳,首屆南外新南威爾士大學預科班(以下簡稱“中澳班”)舉行了隆重的畢業典禮。這一屆學生交出了輝煌的成績單:2008年6月,中澳班順利通過新南威爾士大學第一次“全球大考”,58名學生中達到世界50強大學錄取標準的多達53人,可以直接進入澳洲三所標志性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墨爾本大學和悉尼大學的本科段學習。在滿分為10分的統考中,中澳班有四分之一的學生達到了9.0以上的特優成績,而商科和理工科的最高分都在這個班。楊夢辰以9.6分成為商科最高分,屈夢璇則取得理工科的最高分9.4分。兩個漂亮的女孩子,一個將赴墨爾本大學讀書,一個將前往新南威爾士大學學建筑。
  重要的不是你從事哪一行,重要的是你在那一行里排名世界第幾,這是成功學大師陳安之的一句名言。在這樣的大考中能夠拿到第一的確不簡單。那么,究竟有哪些因素促成了她們的成功呢?這是所有的人都會關心的問題。
  “幼兒園啊?不記得了,實在沒印象。小學?在揚子二小,因為父母都在大廠區工作,就近入學的。那時我和屈夢璇是同班同學。”楊夢辰說。屈夢璇很驚訝:“啊?同班同學?不會吧?我怎么不記得了?”然后兩人對這個問題展開了旁若無人的熱烈討論,最后異口同聲道:“算了,小學的事也太久了,什么都不記得了。初中的我們也記不清了。”這讓我想起了福爾摩斯的一段話:“人的腦子本來像一間空空的小閣樓,應該有選擇地把一些家具放進去。只有傻瓜才會把他碰到的各種各樣的破爛雜碎一古腦兒裝進去。”
  那么高中的學習生活是怎樣的呢?既輕松又緊張。說輕松是因為南外中澳班的老師以外籍教師為主,他們非常寬松,絕對不會像中國老師那樣在后面督促你,逼著你學習,作業也幾乎沒有硬性的,如果你不做,要么沒人知道,要么知道了也不管你。而且到了高三依然是一個星期30節課。每天下午三點半放學,這些都是普通中國學生難以想象的。真的這么輕松嗎?答案其實是否定的。在為期14個月的中澳班課程里,商科要學6門課程:經濟、法律、會計、商科數學、IT與專業英語;理工科則要學5門:物理、化學、工科數學、IT與專業英語。這些專業涉及了西方名校大學一年級的內容,全部是由新南威爾士大學選派的外籍教師用英文教授。
  “與傳統教學不同,預科班的教學氛圍更開放,變支配為主動,放手讓你自主去體驗學習。”楊夢辰說外界對西方國家的教學有很多認識上的誤區,比如很多人都認為他們的數學很簡單。“不是這樣的,國內中學的數學教學面相對比較窄,但鉆得很深。而西方中學數學面很寬,涉及到很多大學的內容,雖然同樣的內容沒有國內鉆得深,但想想聽老師用英語講函數曲線是什么概念吧!”“我們工科數學比商科數學還要更難一些。”屈夢璇補充說。
  “那么你們具體是怎么學的呢?”記者問道。答案有些出乎意料,楊夢辰說:“其實我基本上是不聽老師講課的,老師對我來說,最主要的作用是答疑,我一般都靠自學。每天放學回家就寫作業,我們的作業量不固定,一般一兩個小時就做完了。然后就上網查查資料聽聽歌。如果要用英語寫論文的話,可能要從中午12點忙到晚上12點,放假兩三天都要耗在上面。”“商科不是要學法律嗎?不是有很多東西要背嗎?你都是怎么辦的呢?”記者不禁問道。“很簡單啊,做好預習和復習工作,每天學了多少就看多少,畢竟是英文教材,是要鞏固的。但平時我不會去一字一句地背,而是去記憶系統性的東西,考試的時候靈活運用。”
  同樣的問題也拋給了屈夢璇,她的回答比較常規。“我沒她那么夸張。我很用功的,我最大的愛好就是做題。工科要求記憶的東西不太多,除了公式。而只有大量做題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真的掌握了,什么地方還有不足需要彌補。”
  “是的,做題是肯定需要的,這是查漏補缺的最好辦法。但是我不喜歡題海戰術,每種類型的題做幾道,總結歸納方法就可以了。”楊夢辰說。
  當問起業余愛好時;這對好朋友相視而笑,再次異口同聲地說喜歡打牌,喜歡聽歌,她們都主要聽外文歌,“但是我喜歡蔡依林。”屈夢璇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對楊夢辰和屈夢璇的采訪讓記者感慨萬千。她們的學習經歷貌似異常輕松,但她們的成功絕對不是只靠良好的天賦,更在于她們掌握了適合自己的科學的學習方法。其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借鑒:盡可能地記住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對于和學業沒有直接關聯的事情不要過多關注;自己鉆研比單純聽老師講課更重要:做題總是不可缺少的;在有限的時間里高效學習。還有沒有更多東西?這就要同學們自己去總結歸納了!
Tags:找到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