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曼娜回憶錄(少女之心)


任曉雯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初二的體育課上,樂鵬程練習滑桿。滑至底部時,他閉著眼睛,抱著滑桿,一動不動。同學扶至醫務室,醫護老師白忙活半天,還是陪去的同學瞧出端倪:鐵桿的摩擦,讓樂鵬程腿間支起一頂“小帳篷”!
自此,但凡樂鵬程練習滑桿,男生們就在旁邊叫:“小帳篷!小帳篷! ”女生不明白,他們故作神秘:“男人家的事,女人不懂的。”
樂鵬程成了班中兩大笑柄之一。另一笑柄,是留級的早熟女生,叫吳娟。母親死后,沒人關心,發育了不知道買胸罩,白襯衫下晃著兩點黑,跑步時不停蹦達,腿都邁不開。褲子上第一次見紅時,躲進廁所哇哇大哭,鄰班的女班主任跑進去教她疊衛生紙。此后,吳娟定期走出體育課隊伍,人家打球跳高,她獨自一人在操場邊瞧著,個子高,身板壯,還一臉羞答答,顯得滑稽。時間長了,就得綽號:“小害羞”。
“小帳篷”和“小害羞”,叫久了沒新意,于是給兩人配對。吳娟聽人叫“樂吳氏”,氣得大哭。但逐漸地,只是扭捏笑笑,呸好事者一口,甚至故意賣破綻,讓人家往這方面逗她。馬上又傳出話:兩人的事兒,說著說著,保不準就成了。
吳娟人不壞,五官也還好,只是性格多愁善感,身材五大三粗,實在不相稱。比如樂鵬程,內向少言,就該配副白凈面孔;吳小妮活潑大方,人家就長出了個大方樣兒。
“樂吳氏”是吳小妮,該有多好。麻花辮扎紅蝴蝶結,走路時蹦蹦跳跳,尤其一雙大眼睛,布娃娃似的,說話時睫毛忽閃。
女生大多短袖上裝和深色長褲。吳小妮有條體育課專用的藍色運動褲,外側褲縫鑲兩條白邊,勾勒出腿部運動的軌跡。在夏天,樂鵬程還能直接欣賞吳小妮的腿。她是班里少數穿裙子的女生之一,并且總是最早的。上學時斜穿操場,教室里一陣騷動:“吳小妮穿裙子了”。女生們擁到窗前,嘁嘁啜啜議論。翌日出現一兩個跟風,再隔幾日,更多女生換上夏裙,于是裙裝不再成為話題。即便如此,吳小妮還是突出,她的的確良襯衫帶著花色,在一堆白布方領衫中特別扎眼,裙子也好看,裙擺有褶子,不像別的女孩,只是將布縫成一圈,腰里箍上橡皮筋。樂鵬程注意她裙下光溜溜的腿,時而交叉,時而彎曲,時而彈性飽滿地一蹦一甩,變化出誘人的形態。
一日夢見那雙腿,像在跨欄,又似跳舞,有褶的裙擺,花傘一般倏然開放。樂鵬程一聲大喊,把自己喊醒了。脊梁和大腿汗津津的,探手一摸,毛巾毯濕了一大塊。日光燈亮了,父母齊齊探起身,四只眼睛絲毫不差地落在他臉上。樂鵬程心中發怵,不敢大動,微微挪一下屁股,將濕東西捂住。
母親張翠娥半瞇著眼,像在努力醒轉,不聲不響地瞧了片刻,抽抽鼻子,猛地倒回床上,頭朝里,背朝外,仿佛和人賭氣。父親樂明干咳了兩下,抬手關燈。床架子一陣搖晃,三人各自調整姿勢,重新分配毯子的面積。

工程師樂明和張翠娥是同事,自由戀愛后結合。
結婚半年,開始頻繁吵架。張翠娥沒想到,一個飽學之人,會是這樣的牛脾氣。兒子出世后,張翠娥恨不得將雙腿扛到肩上。母親從鄉下來,添過一些手,張翠娥嫌她行動緩慢,腦子糊涂,又支回去。有時翠娥不平衡:在廠里,自己也是響當當的“三八紅旗手”,憑什么回家就成粗使婆子。樂明罵張翠娥“庸俗不堪”、“不學無術”,張翠娥氣得數次離家出走,沒幾個小時又乖乖回來。算了,嫁這男人,不就圖他一肚子學問嘛。
樂鵬程的名字是樂明起的,龍生龍,鳳生鳳,樂氏子弟,鵬程萬里。孕婦張翠娥養得特別好,家里訂了一份奶,又從工友那里爭取一份,早一瓶、晚一瓶。還有時令的西瓜,一天一只。樂明天天中午跑去水果店排隊,有時吃飯都顧不上。他開始做家務,脾氣改好不少。一天忙完,在街邊架個竹床,讓翠娥乘涼,自己在旁扇風。蒲扇一搖一晃,晚風一絲一縷,話題三句不離孩子。
樂鵬程出生時,是七斤半的小胖墩,誰知越長越纖瘦,性格也隨之往軟弱里長。小時候是受氣包,丟沙袋時,是撿沙袋的;打乒乓時,是撿球的;跳鞍馬時,是俯身作“鞍馬”的;“老鷹抓小雞”時當老鷹,抓來抓去抓不到,給一群男孩揪住,刮鼻子、打頭撻。后來長大了,成績中等,表現平平,沒什么朋友,不上課就孵在家里,有時看連環畫,有時發呆。
張翠娥料理兒子起居,樂明負責教育。此后張翠娥流過兩次產,查了幾家醫院,確診得了慢性腎炎,醫生在診斷書上判了四個潦草的字:不宜生育。
樂明和翠娥都是要強的人,難過一陣后,決定要把惟一的兒子培養成材。打罵更勤了。樂明攔腰一胳膊,將兒子折成兩截,對準拱出的屁股,嘩嘩甩巴掌,有時不過癮,抄起量衣尺、掃帚柄,甚至桌上的細竹筷,往背脊上猛戳。張翠娥也不攔,把門一關,嚷道“該打,該打! ”她自己偶爾動手,擰起面頰的一丁點兒皮肉,轉上幾轉。樂鵬程倒更歡迎父親的板子,熱辣辣的疼,還算來得爽快。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