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荒原上的石油


許俊德

  許俊德

  與油井對望

  在枯草漫延的荒原上站久了

  腿就硬硬的硬成

  采油樹的根

  盤腿坐在雪窩子里

  仔細看著這些

  叩拜大地的抽油機

  陽光野狐一樣尋來

  親熱地撫摸手輪螺絲

  并深入鋼鐵的內壁

  傾聽嘩嘩作響的潮聲

  音樂一樣洞穿地下

  厚厚的巖層多么頑強不息的

  生命之音啊

  想象幾十年前

  大雪怎樣彌漫荒原

  白毛風啃噬每一棵羊草堿蓬

  冰涼的生土豆

  在一群鐵漢的肚子里

  旋轉著熱量

  鉆機就冰冷地立起來

  那開鑿地殼的第一聲呼叫

  和隆隆鉆機聲

  便穿越了以后的歲月

  在時間的墻壁上回蕩不息

  與油井對望沉浸在

  黑森林獨特的意境里

  從采油樹到抽油機

  每一片鐵質的葉子

  仿佛父輩投來的目光

  都給我們一種親切的感覺

  偎在油井的身邊

  不知不覺

  自己也鐵一般的堅強了

  冰凍的荒原

  站在冰凍的荒原上

  目光所及

  瞳仁便冷冷地打顫

  荒原上一切

  都站成雕塑的姿勢

  這時在果盤似的太陽下

  你凝視四周

  雪野電桿抽油機

  這平凡的風景背后

  許多看不出的東西

  會蓄滿你的眼睛

  額頭之上

  思緒的廣度真實而遼闊

  如果你果敢地走過去

  在任意一口油井旁停下

  將耳朵貼近管壁

  冰涼的鋼鐵深處

  滾燙的激流

  突然橫貫你的全身

  親切如水

  在北國遼闊的松遼盆地上

  你不能以傳統的方式

  閱讀冬天

  荒原小屋

  荒原小屋以土坯的形式

  臥于蒿草白云間

  磚縫滲出青苔和白堿

  許多退休老工人感嘆懷想的往事

  就流出那扇朝南的門里

  門外草地蔓延

  一朵紅色的花

  五十年前就開過了

  一個個老實憨厚的徒弟

  吸吮小屋飄出的

  高粱米大粥的清香

  就成熟了邁出師傅一樣

  大管鉗般的步伐

  紅色樓群崛起的地方

  荒原小屋便消失了

  最后一場雨

  在頹圻的墻壁上孳生綠芽

  退休老工人站在陽臺上

  目光馬蹄一樣踏過荒原

  荒原通向井站的柏油路

  兩旁的白楊越來越高大了

  在荒原的邊緣

  在荒原的邊緣

  城市的手

  撐季節的巨傘

  為我們籠罩陰影

  目光彎曲鋼鐵水泥之間

  陽臺上盆花

  如荒原的扣子

  掉進時間的深處

  青春的拴馬樁

  夯在空闊的地帶

  遐想的鳥


更多關于“荒原上的石油”的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