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小小說二題


崔立

  崔 立

  少 年

  少年是在一個上午,躡手躡腳地走出報刊閱覽室,直至走出圖書館。

  圖書館外,是一條步行街。步行街上,來來往往走過的人群。天其實并不熱,少年的額頭上微微沁出了汗。

  少年的頭一直低著。從閱覽室門口,直至走到步行街的每一步,少年都小心翼翼,臉上帶著驚慌。倘若有誰呼喊少年一聲,少年恐怕都會被驚住,暴露出他那不該暴露的東西。

  燦爛的陽光下,少年遠遠地朝身后的圖書館望,確定已經安全了。少年如釋重負般,整個人也放松下來,大喘了一口氣,一種釋放后的解脫。

  少年輕輕拉起上衣,一本嶄新的雜志到了手上。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少年都喜歡。少年想帶回家去看。少年去附近的報刊亭看過,沒有這本雜志賣。少年想得到這本雜志。猶豫再三,終于選擇鋌而走險。

  這一晚,少年躺在床上,將這本雜志從第一頁到最后一頁,好好地看了一遍。

  合上雜志,少年滿足地伸展了一下腰,好爽!

  又一天,少年再度出現在了圖書館門口,左顧右盼地,又上了二樓的報刊閱覽室。

  走進去時,少年的心是帶著一點忐忑的,小小的忐忑,在門口演變成大大的忐忑,那個坐在服務臺前的中年女人,似乎朝著少年的方向凌厲地望了一眼,就那一眼,少年感覺自己的心就快要跳出來了。

  還好,中年女人在望過一眼后,就沒再看少年,少年有過瞬間的放松。

  少年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徑直在書架前停住,那里有一本新的雜志。是上次雜志的新一期。這是本半月刊。

  少年輕輕地拿下雜志,在旁側的書桌前坐下,看雜志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幾個年紀大的老人在認真地翻著。像少年一樣的孩子,幾乎是看不到的。

  翻了幾篇文章,少年又有了愛不釋手的感覺。上一次,少年就是沒控制住自己,把雜志帶了出去。

  少年抬頭望了眼女人的方向,女人低著頭,似乎在認真看著什么。少年心頭有些竊喜。真的要像上次那樣嗎?少年想。

  少年合上了雜志。少年的手,伸向了雜志。少年的手,忽然又打開了那本雜志。在心頭,少年拒絕了自己。少年不想再這樣了。

  這一天,少年把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都認真讀完了。讀完后的雜志,少年輕輕地合上。少年站起身,又來到書櫥前,輕輕地放了上去。

  每隔幾天,少年都會來到圖書館,來到報刊閱覽室,去找尋那本新一期的雜志。看這雜志,像是少年的一個約定。

  每次,少年都會看到那個女人。少年總有那么一絲心悸,在心頭慢慢彌漫開。

  每次,少年都會認真地把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看完。

  然后,少年會合上那本雜志,站起身,來到書架前,將那本雜志輕輕地放在上面。

  時間在慢慢地拉長。

  少年喜歡看那本雜志的習慣,沒有因為時間而有所改變。反而,少年帶來了紙、筆。少年會照著那些文章,自己也開始寫起了文章。雖然寫得多少有些拙劣,但少年喜歡。那些就像是青澀的自己,容易犯錯,在錯誤后慢慢修正。

  有一天,女人竟是到了少年的身旁。少年正低著頭寫他的文章。感覺似乎有人在注視自己,抬起頭,少年嚇了一跳。

  女人笑,說,寫文章啊?

  少年說,哦,對,對。

  少年的臉微有些燙,是被看到偷偷寫文章,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女人說,下周,我要退休了。

  女人說,我看你經常來這里看雜志。

  女人還說,我帶你參觀一下我那里吧。

  少年跟著女人,到了服務臺處,驚訝地發現下面的一臺監控的電腦,閱覽室里各個角落的場景,包括少年常常拿雜志坐下來看雜志的位置,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少年忽然臉特別的燙。她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嗎?少年記得那次“拿”雜志的時候,女人是低著頭的,低著頭在看電腦嗎?

  有過幾秒的停頓。女人忽然又說,以后文章寫好了,給我看看。少年說,好。少年稍稍有些緩和。

  隔一周多,少年去報刊閱覽室,女人果然已不在了。換了一個男人。

  這個是多年前的事了。多年后,少年也長大了,考上了學,有了穩定的工作。少年的文章寫得也很精彩,少年寫的文章經常在當地的日報上刊登,還在全國各地報刊上刊登,包括那個雜志,少年的文章也經常會上。少年在這個領域已小有名氣。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小小說二題”的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