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李承鵬《中國足球內幕》


2004年,中國足壇抓賭行動無疾而終之后,2009年,新一輪的反賭風暴強勢登場。
  最新消息,中國足協副主席南勇和楊一民被公安機關帶走協助調查,此時一本爆料足協黑幕的新書《中國足球內幕》順勢出版。
  在這個以披露足壇內幕為噱頭的新書封面上,赫然寫出了8條爆炸性新聞:1999年渝沈懸案中誰出價300萬“買兇殺人”;2004年,國足隊長為何被綁架失蹤3天;2007年,沈陽金德隊員李振鴻為何遭到活埋;2010年,國足教練高洪波能否現身說法,洗清參賭傳聞……僅看標題,每一條都令人觸目驚心。
  近日,作者李承鵬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記者:新書為什么選擇在這個時候推出?
  李承鵬:中國有句古話叫: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現在時候到了。一是搭上了政府打黑打假的東風,二是中國足球確實爛到這個份上了。如果在2001年十強賽出線打入世界杯時出這本書,大家會覺得別人在辦喜事的時候,你不能說喪氣話。哪怕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中國隊已經輸到只剩下“叉腰肌”的時候,像我這樣的一個比較直率、不太懂事的評論員,如果說中國隊不好,還是會有一些球迷不高興。
  通過這本書,我特別不想讓大家感覺它好像是一個特別黑、特別陰森、特別兇殘的地方。其實,書里面有很多好玩的故事。我不想當哲學家或者歷史學家,那樣太裝了,大家也會覺得那是另外一種滑稽。我只是想讓大家知道真相而已。
  
  記者:書里面有很多猛料,你覺得哪個最猛?
  李承鵬:我覺得第一是“國足隊長為何被綁架失蹤3天”。這個傳聞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只是相對而言的“很多人”。2004年,老板層面的有七八個人都知道這個事情。然而,公眾不知道,記者也不知道,反而有地下莊家知道。
  第二個猛料,我覺得就是湯樂普教練那個。因為他在隊里打假掃黑,說隊里有人踢假球,并且要把這位隊員廢了。結果,半夜正睡覺的時候,黑幫的人就直接跑到他家,把他從床上拎起來,拿槍頂著就綁走了。
  現在,我到處找,也沒能找到湯樂普本人。我就去問當年青島海牛隊的隊員。而且,這個事情其實是他們俱樂部內部自己傳出來的,大概核實了七八個人,而且都是靠譜的人。所以我才敢寫上去。
  在書里,我還加了一個黑色幽默的尾巴。當時副手冷波對記者說:我干不下去了,這么干沒有意思了,我們要正義,我們要人品。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去帶隊伍、去踢球,所以我要跟著湯樂普一起辭職。幾年以后,我發現冷波這名字竟然出現在公安部所抓的賭球名單表里。他因為非常反感打假賭球,和湯樂普一塊辭職。而他又因為賭球,而且是同一個莊家,被公安部抓起來了。你不覺得好玩嗎?
  
  記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李承鵬:兩個渠道。我們《足球報》辦了一個《大贏家》,專門介紹足彩,所以會有一些渠道;第二是有一個俱樂部的老板四五年前就說過這件事,可是我們當時都不信。
  然后,我們就是去核實,誰去把他救回來的?這個人叫什么名字?帶了多少錢發現是真的?而且,我們還給他的隊友打電話。果然,他的隊友證實那三天他確實不見了。
  我在寫作的過程中,并沒有點出這位國足隊長是誰,因為他不是原罪。人人都有妻室兒女,走到今天也不容易,我不想把他毀了。而且,他本身也沒有太多的過錯。
  所以說,我有一個很好的掩護條件。你看啊,懂行的人能知道這個人是誰,不懂行的人,只能從這四五年里,中國足協任命的國家隊隊長里猜。足足有16位,也不容易猜出是誰。
  后來,我就在書里開玩笑說:足協主席興許知道多年以后,有個叫李承鵬的小子會寫《中國足球內幕》一書,說某一個國足隊長被綁架的事情,所以才任命了那么多的隊長。
  
  記者:你剛才特別強調了真相,你能拍著胸脯說這本書里100%都是真相嗎?
  李承鵬:100%是真相!為了這本書,我們采訪了130個人,還不算以前積累的。如果加上以前積累的,我估計要1300人了吧。從新聞記者的角度來說,一件事情需要找三個人來核證,而且是沒有關系的三個人。
  我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我覺得三個人不夠,至少要10個人才行。因為,哪怕是以前已經掌握的資料,在這個時候,我也要再次去采訪他請他核實。免得時間過了這么久了,他記不得了,或者當年他可能是撒謊,而且還得找其他人證實。
  
  記者:你覺得,現在中國的足球是什么顏色的?
  李承鵬:彩色的!所以最近羅大佑的歌詞說:足球的顏色變得越來越花哨,能辨別黑白的人越來越少。我覺得中國的足球是缺乏雄性荷爾蒙的足球,在行業管理上非常糟。
  比如說,在2004年G7風暴(指在2004年足球聯賽中,因罷賽、賭球而引發,由大連實德、北京國安等7家俱樂部投資人向足協發動的一場足球革命。最終以G7聯盟被“和平鎮壓”、時任中國足協副主席閻世鐸下課、中超聯盟成立而結束。當時,張海、徐澤憲、尹明善等大老板都席卷中間,徐明也是其中一位)。時任中國足協副主席閻世鐸答應過徐明要解決一件事,但是遲遲沒有解決。徐明不斷打他手機,閻世鐸堅決不接,徐明突然翻到他的座機號碼,就直接撥過去了。足協辦公室的電話又沒有來電顯示,閻世鐸接起來發現債主找上門了,就說:我這信號不好啊,我在高速路上……徐明愣了,難道閻主席你抱著座機上高速路嗎? ......
很抱歉,暫無全文。歡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薦閱讀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請購買、訂閱紙質雜誌,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樣刊及電子版。
關於我們 | 免責聲明 | 聯繫方式 | RSS 2.0訂閱
全刊賞析網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